丝瓜视频色版下载安卓app破解版

梁言上下打量了此人一眼,只见这个老者身穿淡黄色的马褂,里面衬着一件紫色长袍,整个人虽算不上多么华贵,但也隐隐有几分富态。

“你就是这里的掌柜?”梁言淡淡道。

“前辈所言不错,晚辈杜商,添居这灵宝阁的掌柜一职。”

“灵宝阁…….嘿嘿”梁言玩味一笑道:“不知阁下可认得李希然?”

杜商闻言脸色一变,不过片刻后又恢复如常。只见他先是向着周围扫了一眼,接着又对梁言低声道:“前辈可否随的进内院,有些事情还需确认一二。”

“自然可以。”

梁言微微一笑,便跟着杜商穿过大厅,在灵宝阁的内院中七拐八拐,最终走进了一间古色古香的雅室。

等到两人都进了房间之后,杜商这才转身回头,直接开口问道:“前辈刚才所的李希然,请恕老朽愚钝,实在不知这是何人?不知前辈可否直言相告。”

随着杜商话音刚落,梁言身后就传来砰!的一声响,竟然是房间的两扇大门被从内关上了。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梁言却似早有预料,此刻双手背在身后,眼睛也没看向杜商,而是盯着房间中的一面屏风笑道:“道友既然诚心相邀,又为何不肯露面一叙?”

“咦?”

屏风后面传来一声轻咦,接着屏风打开,露出后面一位身着白色宫装的女子。此女看上去二十出头的年纪,一身修为却是货真价实的筑基中期。梁言目光一扫,只见她相貌精致,衣着打扮更是得体,属于让人一眼便生好感的类型。

宅男梦中情人_红唇水嫩欲滴

杜商见到此女后,立刻向她躬身行礼道:“这位前辈认得李师叔,晚辈不敢擅自做主,所以就把他带到您这里了。”

“知道了,你先下去吧。”宫装女子点零头,向杜商吩咐道。

“是!”杜商又恭敬地行了一礼后,这才向着房门外走去。

此时宫装女子已经转头看向梁言,脸上带着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道:“阁下六识之强,倒是有些出乎意料,没想到我都尽力收敛气息了,却还是被你察觉到了。不知道友如何称呼,来我灵宝阁又有何贵干?”

“在下梁言。”

“原来是梁道友。”宫装女子微微一笑道:“妾身柳静,乃是闻香宗弟子,负责分管吴国的灵宝阁。”

“果然如此!”梁言点点头道:“这灵宝阁都是由闻香宗所统一管辖的,没想到闻香宗虽是赵国宗门,却把手伸到了吴国境内。”

柳静听后,却不以为意地道:“闻香宗乃是做生意的门派,自然不会局限于一国之地。阁下特意跑到我灵宝阁来,不会就是为了打探我们宗门的隐秘吧?”

“当然不是!”梁言正色道:“其实我和贵宗的李希然、南宫梅等人,倒也算得上是朋友。今日来此,其实是有些事情,想要向道友咨询一番。”

柳静淡淡道:“原来是打听消息,我们闻香宗开门做生意,私下里自然也有自己的情报网,只要你支付报酬,我包你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好!”

梁言点头道:“我就直了,我想要找两个目标,一个是人,一个是宗门。这个人必须是炼丹高手,可以在短时间内炼出大量养剑丹。至于这个宗门则必须属于尸、鬼、魔三道,而且要求至少是中型宗门,我要这个宗门的内部资料,越详细越好!”

“养剑丹?”柳静眉头一挑,又重新打量了梁言几眼,这才轻声道:“没想到阁下还是一名剑修!不过任你本事不俗,我们闻香宗的规矩还是要守的。打听消息之前,你得先付一半的订金。”

“多少?”

柳静微微一笑,向他伸出五根青葱玉指道:“五百灵石!”

梁言听后脸色一沉,有些微怒的道:“阁下未免狮子大开口了吧!区区两则消息,需要一千块灵石?”

“多吗?”柳静的目光移向自己修长的手指,半晌后才悠悠开口道:“一点也不多呀,泄露别人宗门隐秘可是大忌,若是被这个宗门知晓,那可就是大麻烦了。收你一千灵石,还是看在李师妹的面子上!”

梁言听得沉默片刻,忽然抬手一挥,只见柳静面前的桌上已经整整齐齐码了五百灵石。

“这些是订金,希望阁下的消息不要让梁某失望!”梁言摸了摸自己腰间的储物袋,有些肉痛地道。

“呵呵,这个自然!”柳静笑眯眯地将满桌的灵石收入囊中,这才开口道:“其实来也巧,你要找的这两个目标,居然在同一片地方!”

“哦?愿闻其详!”

“从这止元城往东八百里有一座常宁山,山上有两个宗门,其中一个叫作‘死人墓’,而另一个称为‘邪医谷’。你要找的那个能在短时间内炼制大量养剑丹的人,就住在这‘邪医谷’中!”

“邪医谷?”梁言眉毛一挑道:“柳道友莫非在笑?我等修士自从踏入仙途之后,又哪里会和普通凡人一样生老病死,既然没有生老病死,又岂会有什么医者?”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柳静摇了摇头道:“此‘医’非彼‘医’,我等修士虽不会如凡人一般生老病死,可在平时的练功和斗法中,往往会出现一些意外,以至于落下隐患,影响自己日后的修炼。而这邪医谷自然就是可以帮人解决这一问题的地方。”

“有这种事?”梁言将信将疑地问道。

“妾身所言,句句属实。这‘邪医谷’有些特别,号称是一脉单传,所有神通都只传给自己后人,从不招外姓弟子,到了如今好像已经人丁凋零。不过谷主的炼丹之术,却是吴国一绝!炼制区区养剑丹,恐怕十炉也出不了一个废丹!”

“既然如此,那你有没有这个谷主的详细信息,比如他的喜好或者有什么规矩?”梁言又问道。

柳静有些歉意地摇了摇头道:“这个恐怕要令梁道友失望了,‘邪医谷’一脉单传,在整个吴国也属于十分神秘的宗门。别我们闻香宗不知道他的喜好,你就算找其他势力打听,恐怕也问不出个什么来。不过嘛……..”

“不过什么?”梁言追问道。

“嘻嘻,梁道友莫急!妾身虽然不知道这个谷主的喜好,但却知道他的一些规矩。”

“哦?来听听!”

柳静清了清嗓子道:“首先,邪医谷并非上门者都医,他每年只会替一人解决隐患,而且收费不菲。其次这名谷主曾经立下过‘三不医’,分别是不筑基者不医,修炼尸道功法者不医还有姓公孙的不医!而梁道友找他炼丹,恐怕也逃不出这三个规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