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无限次数app色版

七神圣堂内一般都有七座雕像,分别为七神教会中的七位神灵。

但凯特琳的小圣堂太袖珍,放不下七座雕像。

她是女人,还已经嫁人,便与维斯特洛很多妇女一样,都选择敬拜圣母。

七芒星样式的凉亭中就一座与真人等身的圣母雕像。

还是老版本的圣母。

嗯,新版本的圣母或骑龙,或立在龙背上,或身后有巨龙守护。

而提利昂的尸首就摆在圣母雕像前的小祭坛上。

喔,侏儒还没死透,不算尸首。

但囧与珊莎进入圣堂的时候,第一眼看到侏儒后,下意识就认为那具皮肉渗血的焦黑躯体是尸体。

惨。

真惨。

太惨了。

高清慵懒睡美人甜美淡然写真

皮肤化脓的腥臭与草药的刺鼻气息,让珊莎忍不住用手帕捂着鼻子,心中竟不自觉生出几分真切的怜悯。

圣堂也就十四五平米左右,摆放一座雕像,一张羽毛床,再进入两个大活人,几乎没剩下多少空间。

“提利昂,提利昂……”

琼恩戳了戳侏儒表皮焦酥、露出黑红肌肉的脸颊,触手一片湿腻的滚热。

就好似把活猪丢入火堆里滚几圈,内里半生不熟,外皮焦糊开裂,然后血水顺着裂口汩汩渗出。

看看手指头,竟染上黑红腥臭的污血。

不过提利昂身上还有温度,甚至滚烫滚烫,说明他一定没死!

“琼恩……”

果然没死,提利昂没了眉毛与眼睫毛的眼睛缓缓睁开,露出一对大小不一、颜色各异的暗淡眸子。

“珊莎……”

“你感觉如何?“珊莎关切地问。

“我,我感觉很不好,似乎快不行啦!”

侏儒表情痛苦,每吐出一个字都让他脸部肌肉撕裂般疼痛。

“你不会死,我会安排人去君临请大-麻雀,为伊耿治疗腿伤的时候,顺便帮你看看。”珊莎安慰道。

“伊耿……”提利昂瞪大眼睛,喃喃道:“这次可真…我明明那么小心了,却还是栽在超凡之力下,看来学士们的‘真实世界’还真的很有必要。

这个半神满地走的世界,对我们这些靠智慧吃饭的凡人太不友好了。”

“你糊涂了,哪有半神满地走?”琼恩嘴角抽搐道。

“你不懂,龙女王都快宰杀一打半神了。之前我以为她在吹牛,现在碰到梅丽珊卓,才明白真有半神在人间活跃。

攸伦说不得也是个半神,还有你……七层地狱啊!维斯特洛,太可怕了。”

侏儒太过激动,说着说着,嘴角便漫出一抹混着血沫与草药汤的黑色液体。

琼恩却真以为侏儒脑子烧糊涂了,只一叠声安慰道:“莫要激动,你在发烧,还不太清醒,等把烧伤治好,咱们再考虑梅丽珊卓与攸伦。”

“我清醒的很!”提利昂猛地伸出皮肉焦伤的右手,拉住琼恩的手臂,急切道:“我坚持不了多久了,也不用请大-麻雀,他不会来的。赶紧,赶紧送我去奴隶湾,只有龙女王能救我!”

“你伤这么重,不能随意挪动啊!”门口的席奥默学士紧张道。

提利昂偏头,透过珊莎与伊耿之间的缝隙看了红脸胖子一眼,语气复杂道:“席奥默表叔,我必须离开,我知道自己的情况,坚持不了几天了。”

“表叔?”琼恩与珊莎俱是一惊,转头看向红脸胖子,“你们是亲戚?”

红脸胖子垂眸避开两人的视线,苦笑摇头道:“几百年前的表亲,都不确定泰温公爵是否还记得我。

我当学徒那会儿,做过提利昂大人一段时间启蒙老师,还只是教数学的。”

“你离开也好……”琼恩缓缓将史坦尼斯送还伊耿王的条件,以及梅丽珊卓企图抢夺伊耿翼龙的事讲了。

最后他道:“贝勒里恩有主人,但翼龙若失去主人,会比较容易被降服。

史坦尼斯正在打你泰莎的主意,我怕梅丽珊卓对你不利!”

“史坦尼斯……”提利昂双目充血,“泰莎是我的命,谁动她,我就先要他的命!”

“泰莎现在哪儿?如果可以飞,就赶紧送提利昂去奴隶湾。”珊莎问。

“在靠近神木林的城墙根下休养,它上次也被数十根弩炮射中。幸好不是射龙弩,大概还能飞。”琼恩不确定道。

“琼恩,”提利昂拉住琼恩的右手紧了紧,手背伤口裂开,渗出暗红血液。

他死死盯着囧的灰眼睛,“这种时候,你必须做出抉择,真正的抉择。做个成熟的男人,不要被虚妄的荣耀束缚。”

“现在的关键是把伊耿赎回来,以后的事以后再谈。”囧皱眉婉拒。

“你有一万人,至少能决定临冬城里的最终胜利者。”提利昂瞪大眼睛,紧盯着他,坚持道。

琼恩偏过头,无奈道:“你说说看,一万人如何过梅丽珊卓那关?”

“你说的,五个强大骑士足以对付任何法师。“提利昂血糊糊的手掌忽然硬的像钳子。

琼恩挣了挣,没挣脱,因为害怕伤到他,又不敢用力。

“琼恩,真龙联盟来之不易,我和伊耿很可能都只这一次机会……改变命运的机会!”

“不行,”珊莎紧张道,“伊耿还在史坦尼斯手上,我不允许你们冒险,红袍女杀不死,我们安心等丹妮莉丝。”

“不,珊莎…王后,你听我说,咳咳……”提利昂咳出几团血沫,表情痛苦,却还是坚持道:“梅丽珊卓很强,但她可以被杀死。我敢肯定,她远比我之前猜测的更脆弱!”

“你果然糊涂了。”珊莎连连摇头。

琼恩惊疑问:“你发现什么了?”

“梅丽珊卓能被刺杀,只可惜布蕾妮杀了个替身!”

“你怎么知道的?”

“嘿,我问你,我们是不是中了圈套?”提利昂苦笑问。

“当然,连作为祭品的拉姆斯都提前准备好了,说明他们早等着你和伊耿去……”

说到这,琼恩也渐渐露出恍然的神色。

“刺杀梅丽珊卓、乃至后续的计划,皆由你制定,甚至有很多临场决定,连伊耿陛下也不知详细过程。

所以不存在内奸通风报信,时间也来不及,偏偏梅丽珊卓知道一切。不是内奸,便只能是预言!”

“对,她一定预言到生死危机,然后……”提利昂再次沉沉地叹息一声,双眼无焦距地望着天花板,喃喃道:“那女人要么用了幻术,让布蕾妮把另一人当成她。

喔,当时很多人都见过她,不可能只针对布蕾妮一人。

说不得与无面者换脸类似的魔法,把另一人变成了她。

也有可能,她懂分身术,随布蕾妮去神木林的只是一道精神投影,就像龙女王的玻璃蜡烛。

考虑到梅姬伯爵在水池中找到她的残尸……

最大可能就是她用巫术,把另一个人变得与自己一摸一样。

这简直比无面者换脸更可怕十倍啊!”

唔,即便脑袋被火烤焦了,提利昂依旧思维敏捷,判断精准。

梅丽珊卓是半神没错,但她依旧身娇体弱,砍她要害,她会死;喂她毒药,她会中毒身亡;打她闷棍,她会晕倒;喝醉酒,依旧能被人捡尸。

因为小时候的圣妓经历,她一直有种不安全感。

——与奴隶湾的圣恩神庙一样,红神也有神职ji女。

梅姨原名“梅丽尔”,很苦命的一个小姑娘,奴隶出身,被红神寺庙买去当小瘦马培养,长大后似乎还经历过让她产生心理阴影的惨事儿。

也许,梅丽尔从小便希望掌握自己的命运;也许,她导师教出来的法师习惯;也许,她只单纯想在危机四伏的远东活下来。

总之,成了正式的缚影士后,每日之始,梅姨都会预言自己这一天内的吉凶祸福。

数百年间,其它方面的预言时准时不准,但预言自己一日之内的危机,她从未失手过。

第一次预言到自己会死,她很惊慌,她应付危机的手段也许很粗糙,很拙劣;第二次、第三次,她开始慢慢习惯;第无数次之后,她已然将之化为一门艺术——装逼的艺术。

比如,视二鹿兄弟为亲子的克礼森学士,端着毒酒与梅姨共饮,梅姨提前服下解药,然后在老学士绝望与惊恐的眼神中,姿态潇洒地饮尽杯中之酒。

梅姨的格言便是:用最轻松最神秘的姿态装逼,从而让别人心生畏惧(这不是某人鬼扯,她真说过)。

这一次也不例外,梅姨预言到布蕾妮会带着必杀之心来找自己,便安排一个替身让她砍,然后在临冬城内讧中惊艳登场。

真的很惊艳,把伊耿与侏儒都吓尿了…不,他们宁愿尿了,事实却比尿裤子更凄惨百万倍。

梅姨的替身手段也被提利昂精准猜出:幻术!

在原剧情中,曼斯雷德虽被二鹿逮捕,但他并没被烧死。梅姨悄悄用另一个野人——叮当衫,伪装成曼斯·雷德,又把曼斯伪装成叮当衫(ps)。

连二鹿也被瞒在其中,因为野人王曼斯是为真正预言之子准备的小弟!

假曼斯在大庭广众之下被献祭给拉赫洛,长城守夜人、二鹿的烈焰红心骑士,数千人全被骗过。

就像这次,梅姬把假梅姨的尸体打捞起来,然后焚烧成灰烬,期间没发现任何异常。

曼斯顶着叮当衫的面貌,在人前晃荡了几个月,没任何人察觉异常。

梅姨的幻术就是这般牛掰。

奈何丹妮乱入,以上这段剧情压根没发生过,琼恩便也不晓得梅姨有这样的底牌。

别说琼恩,连丹妮也不知道…甚至无法想象,在这低武低魔的奇幻世界,竟有如此bug的巫术。

幸好,大侄子把这个绝杀雷给提前趟了。

论冰与火之歌第一法师,还真非梅姨莫属。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