嘴和香蕉图标的app

“尔等在我死人墓宗门内做乱,居然还企图盗取血尸鼎,我宇文寿留你们不得!”宇文寿大喝一声,单手掐诀,向着狂狮身后打入几道法诀。

那狂狮得他号令,立刻凶性大发,向着梁言与老金飞扑过去。

宇文寿知道此处敌人,只有这二人最为棘手,决定先下手为强,此刻狂狮的一对铁拳之上,遍布了之前那种青色鳞甲,完是一副坚不可摧的样子。

“哼!”

老金冷哼一声,抬手虚空一点,只见一片土黄色的旋涡星云突然浮现,刚刚好挡在了梁言与自己面前。

狂狮霸道的一拳,毫无保留地轰在这片土黄色的旋涡上,居然没有发出半点声响。仿佛泥牛入海一般,被渐渐吞没了进去。

而那半空中的旋涡,还在不停地缓缓旋转,片刻之后,不仅是狂狮的一对铁拳,就连它整个身躯都在被一点一滴的往旋涡中心拉扯过去。

“这是什么妖术!”

宇文寿脸上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手中连连掐诀,试图将那深陷泥潭的铜尸召回,可任凭他如何施法,狂狮都无法摆脱这旋涡的控制。

其实他身为死人墓的护法,平时也没少和人斗法,不过他到底只是筑基修为,见识有限,如何比得上老金这种万年大妖。

这手旋涡法术,名为“困龙流沙印”,乃是当年太古时期妖族中一位大能所创。但凡被此印摄入,任你肉身如何坚硬,最终都会被磨成砂砾。修炼到高层,甚至可以吸入法宝,并且瞬间将其灵性抹去,与人斗法简直无往而不利。

要不是老金被封印了万年,此刻修为已经跌落到了聚元境,恐怕刚才狂狮接触到旋涡的一瞬间,就要整个被吸进去,落个粉身碎骨的下场。

大气的清新美女

宇文寿乃是赶尸一脉的修士,一身神通大半都练在了这具铜尸之上,此刻眼见自己的铜尸被困,急得满头冒汗起来。

铜尸被困,自己绝无还手之力!

一念及此,宇文寿脸上发狠,蓦的伸手从储物袋中取出十根银针,口中念念有词,接着双手一扬,将十根银针尽数射进了狂狮的体内。

这十根银针极为讲究,乃是宇文寿用百年老尸的精油熬练了三十年才炼制而成。如果以特殊手法按照特定穴位打入狂狮体内,就可以在短时期激发狂狮的内在潜能,达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不过由于此法过于霸道,是以损伤铜尸根基为前提的秘术,所以用过之后的铜尸再难进阶。宇文寿此举,无异于自废一臂,实在是被逼无奈之下才用出的。

随着银针入体,狂狮立刻双目通红,仰头爆发出一声震怒吼。接着双手死死抵住旋涡边缘,竟然一点点的将自己的身躯给拽了出来。

而刚才它那一吼中蕴含了毁人心智的力量,梁言影碧水丹心诀”护体,再加上他本就是筑基修为,倒还不觉得如何。而计来与慕容雪薇此刻却是脸色苍白,胸中一口闷气难消,尤其慕容雪薇,不仅向后连退三步,还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来。

计来见状上前一步,伸手扶起慕容雪薇,关切问道:“没事吧?”

慕容雪薇瞥了他一眼,又将嘴里的一口鲜血咽下,果断摇头道:“我没事,你赶紧做你该做的事。”

“好!”

计来点零头,伸手从储物袋中取出一个巴掌大的罗盘,只见这罗盘之上星光密布、熠熠生辉,居然犹如一片型夜空。

他抬手打出一道法诀,那罗盘立刻飞到半空之中,点点星光亮起,看上去颇有些虚幻之福

“星罗盘,归位!”

计来低喝一声,同时口中念念有词,双手不断向着罗盘打出道道法诀。随着每一道法诀的进入,罗盘之上的星光就明亮一分,到了最后,已经将周围几丈之内照得如同白昼。

“成了!”

计来眼见罗盘不再转动,而上面的指针也稳稳地停在了一个方向上,不由得面露欣喜之色。

“这下那位前辈应该可以找到我们的位置了!”慕容雪薇见状,也是松了一口气道。

计来点零头,眼睛又向着旁边瞥去,只见在他们不远处,梁言正呆站在原地,右手握着“血尸鼎”,脸上一片古怪之色。

“他在干什么?”

计来心中疑惑,他却不知道梁言此刻已经是沮丧至极。

原来梁言刚刚得到血尸鼎,眼见老金出手应敌,立刻不再管那宇文寿,而是默默运转老金传授的功法,打算吸取血尸鼎上的死气。

可他没料到的是,这血尸鼎当年经历过一次大劫,自身灵性损失殆尽,根本再也无法凝聚死气。如此多年以来,血尸鼎一直被视为镇宗宝物,却也一直没有被祭出使用过,其内蕴含的死气,早就消失殆尽了。

想到自己辛辛苦苦弄到手的血尸鼎,居然还是不能解决自己体内生死二气失衡的问题。梁言心中不由得焦躁起来。

不过这种感觉并没有持续多久,梁言忽然感到自己心中一跳,整个人居然生出一股无边的渴望来。

“怎么回事!”

梁言脸色微变,体内混混功自发运转,却还是抵消不了这股渴望。

“好像是因为这个血尸鼎!”

感受到自身渴望的来源,梁言低头看去,却惊讶地发现,自己右手上的血尸鼎中,居然冒出了五道七彩霞光。

这五道七彩霞光腾空而起,犹如五条蛟龙在半空盘旋飞舞,声声龙吟传来,落在梁言耳中居然犹如仙界妙音,引人神往。

“这是什么?”

梁言惊诧之中转头看去,却见狂狮刚刚脱困,老金正在与宇文寿斗法,而慕容雪薇则口吐鲜血地委顿在地。所有人似乎都没有看到这半空中的五道霞光,只有计来面露疑惑之色的向他瞧来,但也没有抬头看向半空。

“其他人都看不见……只有我能看见……这难道就是死人墓的宗门气运?!”

梁言喃喃一声,忽然感觉自己丹田突兀一跳,接着一声龙吟传来,只见半空中五道霞光其中的一道,居然犹如龙归大海般的向着他丹田冲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