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短视频探测线路中

“我们真能复活?”劳拉呆呆道。

“太好了,妈妈,我好想你!”希里看着帕薇塔激动流泪。

杰洛特迟疑道:“阿莎的确复活了,没半点后遗症,不过……”

“有什么问题?”帕薇塔连忙问。

“我曾听布兰登说,七神牧师原本有复活术,但复活有缺陷,复活术取消了。”杰洛特皱眉道。

“阿莎何时复活的?”丹妮笑道。

“二十年前。”

“我与劳拉相遇时,连火之歌都不完整。时移世易,我的境界一直在提升。当然,你们若不放心,也可以选择沉寂。”丹妮道。

“妈妈你一定要复活啊。”希里急切道。

帕薇塔看了看几位祖先,轻轻点头。

“陛下,请将我复活吧。”

“事先说明,复活后,你们不再拥有上古之血,不过真龙之血依旧在。”丹妮提醒道。

Blue Air

“你不是说完美复活吗?”劳拉皱眉道。

“法则有其独一性,完整的上古之血是主法则,你们自身则相当于主法则的副歌。”

见几人一脸茫然,丹妮叹口气,解释道:“用火之歌举例,我吟唱出火之创生特性的火之歌,在我之前,还有贝勒里恩与拉赫洛各具特色的火之歌。

一个世界只存在一首火之歌,贝勒里恩的火之歌强于拉赫洛,他取而代之。

不过,火神之位易主,并不代表前代火神的火之歌消失,它们一直记录在法则海,火之歌种类越多,世界越繁荣。

所有火之歌的极性总和,就是初火。

也即是说,我、拉赫洛、贝勒里恩三首火之歌,都只是初火特性的一部分。

以上说法并不准确,我只是方便你们理解。

事实上,火之歌只是掌握初火的最佳媒介,初火并不等于所有火之歌的总和。

初火是一切存在的总和。

若完整的上古之血是初火,你们每个人都相当于一首火之歌。

劳拉稍强,上古之血相当于贝勒里恩;希里最强,相当于我早期的创生之火。

这么说,你们可明白了?”

“我们的‘火之歌’都被你拿了去?“劳拉涩声道。

丹妮轻轻点头,嘴里还在为自己辩解:“不拿白不拿,反正你们死了,它们也会消散天地间。”

“可希里还没死。”帕薇塔激动道。

“妈妈,你别担心,我只是…….”希里不确定道:“我没失去上古之血,只不过有些虚弱。”

丹妮道:“希里没死,可她得完成神圣誓言啊!我只复印了她的上古之血,她虚弱并非身体虚,而是血脉中蕴含的穿越法则不稳定,变得虚幻。

不过,也不必惊慌,同一颗树上,也难结出两颗完全同样的果子。

未来我与希里必然走出不同的时空之道。

那时,她的血脉会慢慢恢复稳定。”

道路就这么多,通往精灵族最初穿越法则的大道,可能有且只有一条,多了她这个竞争对手,希里的成就肯定会受到严重影响。

可这话她不会说。

有些秘密公开后对她没任何影响,她不介意当众说出来。

若涉及大道之争,哪怕最亲的人、最微小的不利因素,她也会守口如瓶。

修行之路上,孤独与艰辛才是永远的朋友。

“我以为我们的血脉就是誓言的代价。”劳拉盯着丹妮好姐姐道。

好姐姐面无愧色,摇头道:“背誓者要付出代价,就像找人借钱得支付利息。

如果希里永远不来找我完成约定,誓言会继续,她与她的后人将重复你们的老路,那时,就不仅仅是复刻血脉了。”

“你说我们是……朋友。”劳拉轻轻道。

“亲兄弟也明算账。”

女精灵面色灰败。

好姐姐见状,又安慰道:“神圣誓言不可违背,这是规则。

当初的约定公平公正,你们不是一无所获。

能不能领悟创生之火,看你们的天赋与机缘。但刻印在你们血脉中的真龙之血,却实实在在。

复活后,你们可以继续掌握控制火焰与圣疗术的能力。

这种力量已形成新的上古之血,将在你们的后代中永久流传。”

劳拉依旧沉默,脸上的表情好看了些。

丹妮首先帮帕薇塔与艾达莉亚复活,她们两个的女儿都还活着,如今算四世同堂了。

复活的过程看似十分简单,就见龙女王召唤一团拳头大的红色火球,两人的灵魂“嗖”的一下吸进去,然后再“嗖”的一下吐出来,就是两个大活人。

连衣服都有,还是实体的。

“神迹,这是神灵才能掌握的力量。”杰洛特目瞪口呆。

“妈妈!”

“希里!”

母女相拥,喜极而泣,“先知”艾达莉亚也在边上抹泪。

见女儿复活,劳拉的重孙也选择复活,艾达莉亚与母亲相拥而泣。

见女儿复活,劳拉的孙子也选择复活……

见儿子复活……

转眼间,就剩劳拉一个亡灵了。

“丹妮,你将我转变成火精灵吧,我这一生只亏欠三个人。

我父亲与族人违背神圣誓言,我无可奈何、反抗不能,对不起你,不过你已经得到回报。

雷安伦(她女儿)刚出生,我就去世,没尽到做母亲的责任,可临死前,我把魔力与……”

劳拉轻轻抚摸女儿的脸颊,苦涩道:“我把一切都留给你,也算尽力了。唯独精灵族……”

她转向丹妮,“听你今日一席话,再想想我一生的经历,才明白世界多残酷,明白自己当年多任性、多幼稚、

我欠精灵族太多太多,只希望火精灵能帮他们获得领悟火之歌的机会。”

“转变成火精灵后,相当于重新投胎转世,你会失去生前的记忆。”丹妮提醒道。

“忘记过去未必不是好事。”劳拉嗄声道。

“唉,我还准备帮你复活克雷格南呢。”丹妮伸出手,准备火烧女精灵。

“等等,”劳拉退后几步,忐忑道,“你说,复活克雷格南?”

“嗯。”

“他的灵魂也在你这?”劳拉激动道。

“他的灵魂早已烟消云散,不过……”丹妮看了眼坐在自己肩头的小雾,“等我吸收上古之血,穿越时空把他的灵魂捞过来,应该不难。”

“这……”劳拉陷入沉思。

“我也能穿越时空,能不能回到过去把活着的他带回来?”希里皱眉道。

丹妮嘿笑道:“你可试过回到过去,救下你母亲?”

“我没想过,可以吗?”希里呆了呆。

“你可以回到过去,却很难回到自己的过去。”劳拉沉声道:“希里,我们一族最忌讳进行时间穿越,比时间穿越更大的禁忌,是从其它时间点带回活物。”

“为什么?”希里疑惑道。

劳拉摇摇头,“贤者从小就这样教导我。我不如你,没法穿越时间线。

你可以想一想,如果时间穿越真可行,艾恩艾尔精灵何必离开母世界?

为何不在白霜到来前,打开世界门,带族群穿越到十万年前?何必寻找新世界?”

杰洛特拔出身后的双手大剑,“我们曾带着这柄剑去了地球的不同时间点。”

丹妮仔细打量他的铁剑,惊奇道:“这剑有点意思,看似精铁,其实是时空碎片为材料,有什么能力?”

“这剑是你锻造的。”杰洛特古怪道。

“是吗?”丹妮随意笑了笑,“现在的我,还没经历过。”

“劳拉,我来将你转变为火精灵吧。”她向女精灵伸出右手。

“不,不用了,如果能复活克雷格南,我,我……”劳拉红着脸,表情尴尬。

丹妮嘴角抽搐几下,缓缓放下右手。

“快到圣诞节了,奴隶湾正热闹,你们先四处逛逛,给我几天时间熟悉上古之血。”

接着,她唤来二徒弟,把一群人送回大金字塔。

嗯,二徒弟是大胸脯的女术士叶奈法,大徒弟是没胸的黑妹拉蕾萨。

这百多年,她教出来的学生数以百计,两女只比其他人多了个徒弟的名分。

公牛脖子马尔温上了天堂,龙石岛的魔力塔依旧由黑妹代为掌管,叶奈法则在五龙洞帮忙管理洞府。

……

等一众异界来客都离开,丹妮才一把提起小雾,两根手指如同穿过虚幻的烟雾,伸入火精灵眉心,轻轻一勾,从其魂核中夹出来一枚散发璀璨红芒的“玻璃珠”。

“这就是劳拉七代人的血脉精华!”

丹妮平静无波的心湖也荡起丝丝涟漪。

用力一握,无声无息,红色玻璃珠碎成星星点点的七彩光芒,萤火虫般的光点隐约组成七道人影,劳拉与她的六个后代。

希里的影子最虚幻,形象却最清晰。

“希里的血脉太强了,她若一辈子不来找我……”摇摇头,丹妮抛开杂念,鼻翼翕动,星星点点化作一线流光,进入鼻孔。

“轰——”

她的紫色双瞳化为两团火焰,火焰从眼眶向脸庞其它部位扩散,仿若如玉肌肤裂开一道道缝隙,内部的金红岩浆透体而出……

“嘭!“当火焰扩散到全身,丹妮直接爆炸,金红光芒散去,原地留下一团豆粒大小的火苗。

火苗很小,光芒微弱,温度似乎也不高,平凡到极点。

可这是一团完成度高达85%的初火。

嗯,丹妮至今依旧没能把创生之火提升到百分之百的初火。

创生之火的提升速度有两个波峰,第一次是刚吟唱出完整的火之歌;第二次是她早期吟唱其它元素法则之歌,并把法则之歌的生之极意融入创生之火时,进步速度比第一次还快。

可元素之歌就四首,地水风火,她全部唱了出来。

之后的死亡、慈悲、月华之类的“杂牌子”法则之歌,对火之创生的提升微乎其微。

即便只85%进度的初火,也足以将上古之血中的信息完美融入丹妮的血脉中。

此时这团初火就是她自己。

这种技巧取自初火演化世界的理论——初火中诞生世界,完整的世界等于初火。

那么,以人体类比世界,人体小世界能不能也等于一朵小初火?

丹妮证明了,可以。

她把自己溯源成一朵初火。

上古之血的信息被初火完全吸收,等于被丹妮吸收,初火再次转化为人体时,上古之血彻底成了“丹妮之血”。

“呼呼呼——”半小时后,豆大的火苗开始膨胀,火焰内敛,全新的丹妮出现在原地。

“成了!”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