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在线版黄app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楚颜侧头,咬住拳头:”安西,我不是放不下,我只是^”

只是所有的骄傲都被踩在脚下,付出的真心被人轻易地扔掉罢了.

顾安西抱着她,紧抱着,喃喃开口:”颜颜,我知道,我知道的.”

楚颜忍着眼泪,微扬起下巴:”没有关系,我都忘了.”

顾安西揽着她的肩,”是,以后找个年轻力壮的帅哥,一定不能被比下去.”

她顿了一下又说:”要不要和我回思园住?”

楚颜摇头:”不了,我明天中午的飞机.”

顾安西有些难过,头靠着楚颜的:’颜颜,别让我等太久了,等我从江城回来就回来好不好,我们一起开公司一起干大事业,我带去赛车带去看极光,好不好?’

楚颜的鼻子有些酸,说好.

两个女孩子在后面互诉衷肠,前面的薄小叔十分淡定地听着,有时又觉得很好笑.

安西平时老神在在的,也只有和几个小姑娘在一起,才会显得她只是一个21岁的小女孩.

大眼睛休闲女紫荆花树下比花娇

他揉了揉头,主要是平时她太会折腾了.

车子平衡地开到酒店,顾安西要下车送,楚颜按住了她的手:”不用了,们早点儿回去吧.”

她看了下表:”时间不早了.”

顾安西点头:”行,那我们就先走了.”

楚颜下车,站在门厅灯火爛粣处和他们挥手道别,顾安西在后视镜里看着她,小声说:”小叔,她和楚慈就这样算了吗?”

她不满地喃语:”我听林桦姐说楚家现在成天帮着楚慈相亲,楚慈都搬回主宅里住了.”

她顿了顿:”我以前还以为他不会再结婚了,原来不是啊.”

薄熙尘轻轻地笑了一下,”也不一定啊,或许结婚以后也不是自己喜欢的.”

顾安西轻哼一声:”我还以为他会伤心很久呢!长辈无理的要求就要听吗?”

其实她也知道,事情没有她说的那样简单.

楚颜被收养绝对不是主因,还是因为楚颜的妈妈和楚夫人之间的恩怨,楚慈不可能不顾自己的母亲.

小奶精说了一通,叹息一声,然后就拍拍马屁:”小叔,如果薄爸爸薄妈妈反对我们的话,我一定不会放弃.”

他长长地唔了一声,然后说:”是啊,然后他们把我赶出家门,当亲生的.”

她不好意思地笑笑.

另一边,楚颜站在酒店门厅那里一直看到车子消失,这才慢慢地进了大厅朝着电梯走去.

她喝了酒,这会儿头有些晕,但还算是清醒.

进了电梯后,她有些无力地靠在电梯壁上,手扶着额头听着电梯轻微上升的声音,一直到叮地一声到达顶层.

她订的是总统套房.

虽然离开了楚家,可是楚颜自己很有一笔财富,所以吃穿用度一直用的最好的.

电梯门开时,她有些疲惫地走出去,低头从包里翻找着门卡.

蓦地,她抬眼,目光涩涩地看着过道那边的人.

楚慈倚在她房间门口,静静地抽烟,听见动静后抬眼看她.

楚颜的身体颤了一下,手上的包掉落在地上.

楚慈侧身把烟熄掉,他生得好看,就是熄烟的画面也是极赏心悦目的.

楚颜安安静静地看着,就连呼吸都放得轻轻的.

如果,他们没有开始,如果一切像以前那样,他还是那个最完美的哥哥.

楚颜吸了下鼻子_

可惜,现在不是了.

楚慈慢慢地走过来,伸手捡起她落地上的包,起身时放在她手上.

“谢谢.”楚颜声音又低又哑,随后就去开门.

可是才走了几步,细细的手腕就被捉住了,楚慈叫她的名字:”颜颜.”

楚颜侧过头,她仍是有些恍惚,一会儿摇头:”什么事?”

楚慈的手指松了下,又紧了紧,但最后还是松开她了,语气较为轻松地开口:”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楚颜猛地抬眼,盯着他看了几秒后她垂了眸子:”没有必要,有事情的话在这里说也是一样的.”

这会儿,电梯里又走出来一对男女,喝得有些多了大概,举止十分孟浪.

楚颜的目光有些直勾勾的,楚慈轻轻地拿过她手里的包,”还是进去说吧.”

他两下就找到了房卡,因为她放东西的习惯和以前一样,他轻易刷开了门自己站在门边看她.

楚颜终于从恍惚中醒过来,她仰头看他,唇微微动了一下最后什么也没有说地朝着里面走,她打开灯,所有的灯都打开,好像这样就能驱散寂寞.

楚慈就看着她.

“坐吧,我去给倒杯水.”她的声音有些疏离.

楚慈没有出声,楚颜放下东西走去小厨房为他倒水,倒水的时候不小心烫到了手.

过了五秒她才回神,楚慈已经过来了,他捉住她的手,低头看她,表情有些严厉.

楚颜想挣开,但试了几次也没有成功.

楚慈盯着她:”去客厅里坐着,我给找药.”

“不用.”她又想抽手,有些固执的意思.

楚慈终于有些忍不住:”颜颜,听话.”

他说完后,空气像是凝结住了.

楚颜就仰着头看他,看得目不转睛的样子,一会儿,她轻轻地笑了笑:”哥,我不是以前的颜颜了.”

楚慈的神情有些僵住.

她叫他哥.

她有多久没有叫过他哥了?

这一声哥,不知道有多疏离.

他盯了她几秒,硬生生把她拖到客厅的沙发坐下,自己去找了药替她抹上,这期间楚颜没有挣扎,只是安安静静的,乖得很像是小时候一样.

良久,楚慈哑声开口:’好了.’

此时,他坐在她身边,一起在沙发上.起居室的灯光很亮,亮得有些刺眼.

“谢谢.”楚颜默默地把那杯水拿给他,很平静地说:”有事儿就说吧.”

楚慈身体靠后,修长的身体陷在沙发里,片刻,他才问她:”怎么不回家看看?别说没有时间,首先回来家里都不知道.”

楚颜笑了一下,忽然侧身拿过一旁的包,从里面翻出一包烟来.

她抽出一支烟,放在唇边点上,缓缓抽了一口吐出烟圈:”我不回去不是更好么,我的存在本来就是一种破坏.”

楚慈盯着她抽烟,目光里有着不信.

楚颜才21岁,在这之前没有任何不良的爱好,短短几个月她学会了抽烟,而且看着不像是生手.

他不可置信的目光让楚颜轻轻地笑了,掸了一下烟灰后微扬起下巴:”怎么,不能接受自己的妹妹也学会了抽烟?”

她仰起头,享受般地吐出一口烟:”出去后挺自由的,没有人管我,也没有人要我离开她儿子,楚慈,不要用同情或者是管教的眼神看我,离开我一样活得很好,是,或者是有些受伤,但是不怪,当然再缠着我的话就是贱了,毕竟她不许见我不是吗?那现在跟着我进来作什么?是因为她不知道,所以想放纵一下?还是觉得想再品尝一下心碎的凄美?”

楚慈的表情很不好看:”谁和说这些的.”

楚颜轻轻地圈住他的脖子,在那一瞬间,楚慈的身体僵住.

她挑衅地看他:”不是要我回去吗,今晚别走我们明天一早一起回去看望她,说她会不会和很高兴?”

楚慈的眸子眯紧,有些危险,声音更是沙哑不堪:”颜颜!”

“不认识我了?觉得我是坏女人了是不是?”楚颜轻轻地笑,笑得花枝乱颤的,但是又让人感觉到她是易碎的娃娃.

她长着一张娃娃脸,以前是无忧的,现在却染上一层阴郁.

楚颜笑得很开心:”不愿意啊,不愿意就不要来招惹我?楚慈,是不是觉得我有几颗心脏,可以无底限地伤么,我不恨她,如果是我我也不会同意.”

楚慈握紧手:”恨的是我,是么?”

楚颜松开他的脖子,身体往后挪了挪,重新落进沙发里面.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笑了笑:”不恨,只是需要时间忘掉.”

说完,她面上和眼里就没有丝毫笑意了,再正经不过.

楚慈定定地望着面前的小脸,忽然觉得今晚自己有些可笑.

她已经快走出来了吧,而他还试图走近她身边,是,楚颜说得很对,他就是觉得这样的机会不会被知道,所以他可能想和她见一面,重温一下以前的感觉.

哪怕是一个拥抱,哪怕是她叫他一声楚慈,哪怕是她在他怀里哭,哪怕是什么也不做,可是,这些他的颜颜已经不需要了.

她只是在,学着忘了他.

楚慈淡淡地笑了,伸出手悬在上空,但是过了一会儿他又放下了.

随后,他轻声说:”有空回去看看他们,至少爸爸很想.”

楚颜半趴在沙发背上,没有出声.

楚慈起身,身子顿了顿,又说:”我在相亲,以后可能会结婚吧!颜颜,,也别耽误自己.”

他说完,就离开了.

门轻轻地带上,他们连一句道别都没有.

他离开后,楚颜仍是趴在那里,安安静静的.

一会儿,她转过脸看着落地窗外的夜色,静静地流泪.

她不想哭,可是忍不住.

不是因为他说他要相亲,而是因为她发现他们过去的记忆慢慢地磨灭掉,剩下的只有不愉快的那些,而那些单纯又美好的,不复存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