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丝瓜app

最快更新天命道尊最新章节!

“你这是在威胁我么?”

怒视着眼前的史云,李傲天面无表情的问道。

“我”

被李傲天冰冷的眼神怒视着,史云憋屈的脸色涨红,但却又不敢多说什么,生怕李傲天杀性大起,将自己也给宰了。

连元丹五重的钱管家都不是李傲天的对手,不过神轮九重修为的史云心中很清楚,自己对上李傲天毫无胜算,恐怕还会死的更惨。

“发生什么事了!”

突然,院子外响起了一声惊呼,紧接着一黑一白两道人影,自院子外飞冲了进来。

冲进来的是一个黑袍老者和一个白袍中年男子。

黑袍老者身形枯瘦,看上去至少也有六七十岁的年纪了,身上散发着元丹八重的强大气息。

至于另外那白袍中年男子,看上去约莫四十来岁,他长得剑眉星目不怒自威,其容貌和史云有五六分相像,修为达到了元丹七重。

“啊!怎么会这样!”

清纯mm董诗文

刚一进入院内,白袍男子和黑袍老者,便同时将目光盯在了钱管家的无头尸体之上。

“父亲,大长老,你们终于来了!”

一见到赶来的白袍男子两人,史云憋屈的脸色当即大变,他双目发红的抽泣了起来。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是谁杀的钱浩!”

一把拽住了史云的领口,黑袍老者杀气腾腾的逼问道。

“大长老,是李傲天他杀的钱管家!“

似乎早就料到了黑袍老者会大发雷霆,史云也没有太多的畏惧,反手指着一旁的李傲天道。

“小子,你找死!”

怒目直视着李傲天,黑袍老者一把松开了史云,同时抬手一掌朝着李傲天拍了过去。

元丹八重的真元威压,毫无保留的自黑袍老者身上爆发出了出来,他掌心黑色灵光大涨,飞速自其掌外凝聚出了一个尺许大小的黑色骷髅头。

这黑色骷髅头虽然是由真元所化并非实体,但它眼冒两团绿火,看上去魔气森森的,让人感觉不寒而栗。

“史太慈长老,住手!”

面对黑袍老者的攻击,李傲天正想出手抵抗,而就在此时,一直袖手旁观的雷枭突然冲了上来,抬手打出了一道幽蓝色的掌心雷,落在了黑袍老者掌外的骷髅头之上。

“轰隆”一声炸响。

看上去魔气森森的黑色骷髅头,被雷枭打出的掌心雷轰的四分五裂,而黑袍老者也噔噔噔向后倒退了几步。

“雷宗主,你这是何意!”

刚稳住身形,被雷枭称为史太慈的黑袍老者便怒视着雷枭道。

“傲天乃是我真雷宗长老,更是我真雷宗不可多得修炼奇才,我怎么能眼看着你杀他呢。”

雷枭苦笑着解释道。

“雷宗主,你真雷宗的弟子是人,钱浩莫非就不是人?”

“钱浩以前是我的贴身护卫,他自幼跟着我,更是多次救过我的性命,我成为史家大长老后,他便做了我史家的大管家,今天他被人给杀了,你让我如何咽下这口气!”

史太慈情绪激动的咆哮道。

“大长老你先息怒,云儿,你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会闹成这样呢!”

开口劝慰了史太慈一句,那身穿白袍的中年男子,大声的冲着史云问道,他不是别人,正是史云的生父,也是这史家的现任家主,史青云。

“父亲,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不久前李傲天和洛伊灵师妹一起就这样,下面的人将事情禀报给了钱管家,钱管家就带着人来了然后事情就变成现在这样子了。”

眼看着事情越闹越大,史云连忙开口将事情的前后因由,仔仔细细的说了一遍,当然了,他所说的版本,还是齐冮的那个版本,说事情的起因都是由李傲天造成的。

“雷宗主,我史家好心好意,客客气气的招待你们,你们就是这样回报我们的吗!你还有什么话说!”

听完了事情的大概经过后,史太慈愤怒的冲着雷枭吼道。

他和钱浩本是主仆关系,而且这样的关系维持了数百年,两人的感情异常深厚,他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哪怕对方是真雷宗的人。

“这发生这样的事情,我的确很抱歉,但但事情已经发生了,你们就算是杀了傲天,那也于事无补啊。”

雷枭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替李傲天辩驳了,毕竟这件事情是己方有错在先,即便他心中恨不得将李傲天按在地上狠狠地骂上一顿,可眼下面对外人,他也只能硬着头皮扛了。

“雷宗主,你护犊子也得有个限度吧,无论如何,今天李傲天的命,我一定得留下!”

史太慈咬牙切齿的怒喝道。

“你今天只要敢动傲天,我真雷宗就和你史家势不两立,我雷枭说得出,做得到!”

面对杀意高涨的史太慈,雷枭毫不示弱,直接出言威胁道。

“大长老,不可啊,我史家和真雷宗历来交好,眼下钱浩已经死了,你又何苦要拖上整个家族陪葬呢!”

一听雷枭所放出的狠话,史青云顿时脸色大变,想也不想的便开口劝起了史太慈来。

之所以恭恭敬敬的对待雷枭等人,史青云就是想促进他史家和真雷宗的关系。

他史家之所以在风凌城立足到现在,和真雷宗也是脱不了关系的,若是没有和真雷宗交好的这层关系,他史家早就被风家给吞了。

“大大长老,我看还是算了吧,虽然钱管家死的凄惨,但是和整个家族的利益相比,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史云也开口劝了史太慈来,不过他这话怎么听都有点像是在故意激怒史太慈一般。

“你们!!你们也太窝囊了!”

“行,既然你们怕我连累家族,那我现在就和史家脱离关系,这个大长老之位我也不坐了,我以个人的名义为钱浩报仇,这总可以了吧!”

怒视着史青云父子两,史太慈面露疯狂的大喝道。

“等一下,我说老家伙,你要杀我替姓钱的报仇,我可以理解,但我觉得在这之前,你得先弄清楚一件事情。”

突然,静静站在一旁的李傲天开口了,脸上还挂着一丝冷笑。

“你这杀千刀的小畜生,休要在这里拖延时间,我现在就杀你!”

对李傲天所言,史太慈根本听不进去,说着便欲动手。

“我可不是拖延时间,我所说你要弄清楚的事情就是,钱管家到底是死于谁手。”

看着暴怒的史太慈,李傲天不卑不亢,继续冷笑着说道。

随着李傲天这话一出口,在场众人都为之一愣,他们都看见李傲天亲手杀了钱浩,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

“你什么意思,莫非钱浩不是你杀的!”

史太慈情绪稍微平缓了一些,他面露疑惑的凝视着李傲天问道,因为并没有亲眼见到李傲天杀钱浩,所以他有些不确定。

“不,钱浩的确是我杀的,被我一拳轰碎头颅至死,可你有没有想过,钱浩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李傲天一本正经的问道。

“你这话什么意思!”

史太慈越发的疑惑了,不知道李傲天究竟想表达什么,反倒是史云一听这话显得有些惴惴不安。

“很简单,我问你,今天你史家为什么要下令,不接待任何外客啊?”李傲天开口问道。

“这命令是我下的,因为今晚我史家要接待一位贵客,所以我特意吩咐不接待任何外客,也不允许任何外人进入我史府,这有什么问题么?”

史青云抢着开口道。

“很好,听史家主你这意思,不让我进入你史府,也是你下的命令了?”

李傲天紧接着又问道。

“这这倒不是,我没想到你今天会来,其实雷宗主他们都已经在我史府了,多你一个这也不是什么大事,但看门的那些护卫他们不会这么想,他们只会执行命令,所以才造成了这个误会。”

史青云无奈的解释道。

“真不愧是史家之主啊,说话就是有水平,简直滴水不漏,既然真像史家主你所说,多我一个也不是什么大事,那为什么这钱管家会带着这么多人来找我麻烦呢。”

“钱管家可不是无脑之辈,他修为不低年岁也不小,他难道会不知道,带着人来此地,会影响我真雷宗和你史家之间的关系么?”

李傲天似笑非笑的问道。

“李傲天,你唧唧歪歪的到底想说什么,不妨直言!”

史太慈显然没什么耐心,大声的催促道。

“我想说的是,钱管家是被人煽动而来的,而煽动他的这个人,肯定很了解他的心性,而且这个人肯定在你史家地位不低,否则是说不动钱管家的。”

“这个人煽动钱管家来此,无非就是来针对我的,这说明他和我有仇,而我是第一次和你史家打交道,在这之前也就认识史云一个史家弟子而已。”

“偏偏不巧,不久前我和史云在宗门之中发生过一点矛盾,而正巧呢,这次史云又是和钱管家一起来的,我这么说你现在明白了么?”

李傲天冲着史太慈笑道。

“史云,真是你煽动钱浩来此的?”

史太慈说着转头看向了史云。

“大长老我我没有啊,这里是我师门长辈所居住之处,我拦着钱管家还来不及呢,怎么会煽动他来此呢。”

“退一万步说,即便是我煽动钱管家来的,那也没错啊,是李傲天强闯府门,伤我史家护卫在先,你也知道钱管家的为人,他最看不得这样的事情。”

感受着史太慈那冰冷的眼神,史云连忙开口解释道。

“李傲天,史云所言有理有据,你自己不守规矩在先,你还想狡辩什么!”

眼珠子转了转,史太慈再次瞪向李傲天道。

“是有理有据,不过若事情被夸大了呢?比如我根本就没有伤你史家的人,这一切都是被人算计的,你还会这么想么?”

李傲天似笑非笑的问道。

“李傲天,就是你伤的齐冮,你居然还敢狡辩!”

看着李傲天似笑非笑的表情,史云脸色明显有些慌,他大声的喝斥道。

“我是不是狡辩,我说的不算,史大长老,其实事情非常的简单,我知道我说了你也不相信,你不妨亲自问问这个叫齐冮的,他若是不说真话,你可以搜他的魂嘛,到时候你就都知道了。”

李傲天说着抬手隔空一吸,将那被人搀扶着的黄衣中年男子齐冮,强行吸扯到了近前。

此刻的齐冮已经彻底被吓的腿软了,他看着李傲天和史太慈两人,嘴唇直打颤,下意识还朝着史云所在方向瞟去。

“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想和你废太多话,你若是不实言,我就搜你的魂!”

近距离看着身前的齐冮,史太慈面无表情的开口道。

“我我二少爷,对不起了,事到如今,我只能实话实说了!”

“大长老我身上的伤是我自己故意弄的,这都是二少爷的吩咐,他和李前辈有仇,让我帮忙配合他,狠狠地整一整李前辈,可我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啊!”

感受着史太慈身上散发出来的无形压力,齐冮冲着史云道了声歉,随后将事情的真实情况给说了出来。

“史云他一开始是想怎么整我啊?”

对齐冮所言,李傲天丝毫不意外,他冷笑着问道。

“二少爷想让你,在真雷宗诸位前辈面前丢人,他说你今天在外面惹了大、麻烦,见到雷宗主等人后,肯定会受到责骂。”

“而钱管家若是在这个时候出现,将你强闯我史府还蓄意伤人的事情说出来,肯定会让雷前辈等人对你更加厌恶,可我没想到你会你会直接下杀手啊!”

齐冮哭丧着脸解释道。

“史云,这事真的是你惹出来的!!!”

听完了齐冮的解释后,史太慈转身朝着史云走了过去。

“大长老,我我就是想教训教训李傲天而已,我真的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啊!”

见事情已经完暴露了,史云神色紧张的解释道,下意识往其父史青云身后靠了靠。

“你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你这么聪明,你会没想到吗!”

“你知道钱浩为人公正严明,居然拿他当枪使,害的他现在被人杀,我要你抵命!”

史太慈眼露杀机的大声喝道。

“大长老,这件事情云儿是有错,可毕竟不是他亲手杀的人啊,他也只是小孩子心性瞎胡闹,他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你就放过他吧!”

知道以史太慈的脾气,说杀人就真会杀人,史青云连忙开口劝阻道。

“我说史家主,你这话偏袒的也太明显了,能精心策划出这么缜密的事情来的人,会是小孩子心性么。”

“我猜若是史云料想到我会杀了钱管家,而又知道史大长老和钱管家关系的话,那他的心可就太歹毒了。”

李傲天冷不丁的又插了句嘴道。

“你什么意思,莫非他还有什么更歹毒的想法?”

史太慈面露疑惑的转头看着李傲天道。

“你想想看啊,我杀了钱管家,你肯定会找我拼命,而我真雷宗这么多人,肯定不会不管我,到时候你很有可能被我们围杀,这样一来的话,你史家的大权,可就落在史家主的手上了。”

李傲天不冷不热的故意瞎编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