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白鹭微微抬起下巴,骄傲认真,“我不会输给的!”

“就算我现在输给,以后也不会输给,我比年轻!”

“……”林安心决定收回刚刚她夸奖的可爱。

她好像才27,没有很老吧。为什么每次白鹭碰到她都要强调下她是老前辈了,年纪大了,比不上她们这种刚出学校年轻貌美的新人了。

太扎心了。

大概是她的表情太蛋痛了,白鹭稍稍收敛起了一点脸上的骄傲,犹豫了下,还是没改口。不过她抿了抿唇,对林安心道,“林前辈,我经纪人最近给我的那几个好资源是经纪人帮我牵的线吧?”

“也看到了,我现在躺在床上,那些资源不给也有别人,姗妮就给了。”林安心耸了耸肩膀,说的随意。

白鹭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没说谢谢,突然说,“我听我男朋友说,司氏集团的董事长最近和我们公司新来的总监走的很近,我男朋友说,司董事长是看上了我们总监,以后我们总监很有可能成为司家的少夫人。林前辈最好注意一点,抓紧司少的心。”

原来她之所以挪到最后才走,就是为了私下告诉林安心这个消息。

包养她的男人是顶级富豪圈子里的人,平时接触的都是司盛曜这类人,他的小道消息,她还是很相信。

林安心当初提醒过她一次,这次她报答回来,她们算扯平了。

骑上单车被风吹过的空气感少女

“我们新来的那个总监不是个省油的灯,手段比圈子里的人还厉害,林前辈如果打算和司少结婚,最好快点结,免得夜长梦多。”

白鹭这个建议可以说够狠。

安然不是想挖墙角吗?

她建议林安心早点和司沉结婚,结了婚了,安然再想挖墙脚就没那么容易了。

林安心被她提醒的怔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她是真心实意的在帮自己,半响才额了一声,“我知道了,谢了。我不怕人抢,别人抢的走的说明不属于我,是我的谁也抢不走。”

“话是这么说,但男人不是东西。时间久了,如果表现的太不在乎,被抢走很正常。”白鹭说完想到了自己,抿了抿嘴唇,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了,对林安心礼貌的鞠了个躬,淡淡的说,“林前辈早点休息吧,我不打扰了。我下午还有通告要赶。”

“去吧。”

白鹭嗯了一声,转身走了。

病房刹那间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她不由自主的想起了白鹭走之前跟她说的话,想了想,摸出了枕头下面的手机,翻出了司沉的电话打了过去——

“嘟嘟。”

手机响了两声,下一秒接通了。

“喂,怎么这么早醒了?”声线温暖,让人如沐春风。

“刚剧组的人来看我,被吵醒了。”林安心垂眸,想了想说,“今天过来吗?”

“嗯,等我忙完就过去陪。”司沉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少见的主动给自己打电话,果断的放下了手上的事情走到了落地窗边,专心的接她电话,“怎么了,睡不着?恩恩还没过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