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声音滚滚,季辽一惊,感觉这声音有些熟悉,微一皱眉看向天边疾驰而来的长虹。

鼻涕狼也是一惊,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威胁临身,直接蹦了起来,身体如同弓弦一般,呲起獠牙发出呜呜的声音。

却见此时长虹之上剑光一闪,一道青虹冲天而起,随即一分二二分三,三化无数,只在顷刻间变化作漫天剑影,带着惊天之势铺天盖地的向着这里压了过来。

季辽眼睛猛然睁大,心中骇然,没想到这个人一见面不问青红皂白就准备开打了。

他身形一闪就挡在了鼻涕狼的身前,对着已经在天空中展开架势的人说道“赵师兄别动手,这是我的灵宠。”

一开始季辽就觉得这声音有些熟悉,等那人靠近了才想起,这人正是前不久化解他与梅德争斗的赵星海。

天空中的赵星海,本以做好斩杀鼻涕狼的准备,突然一个少年站在了这狼的身前,定睛一看,想起来这个少年就是两天前见过的季辽。

在空中的赵星海,微微一滞,犹豫了片刻才道“季师弟?是你!”

季辽笑着点点头,“见过赵师兄了。”

赵星海长出了一口气,气势赫然收敛,对着漫天剑影一招,却见漫天剑影又诡异的一道道的合在了一起,随即化成一把长剑漂浮在半空。

赵星海脚尖轻点,下一刻便出现在季辽的身前。

鼻涕狼被吓了一跳,向后猛的跳了一步,对着赵星海呲牙。

短发美少女大眼圆脸森女系装扮居家写真图片

赵星海饶有兴致的看了一眼鼻涕狼,随后对着季辽道“季师弟,你怎么在这里?何时还收了一条没被驯化的野兽当灵宠?”

季辽无奈的又将事情的前因后果给赵星海解释了一遍。

赵星海听明白了之后,点点头“季师弟,这个月我在执法堂当值,你两天之内可是给我搞了两件事情了啊。”

季辽讪讪一笑,只能把事情都推到自己刚来紫气宗不久,还不懂规矩。

“罢了,既然你我有缘,我这里正好有个闲置的灵兽袋和一本驯化灵兽的典籍,这就送给你了。”说完在自己储物袋上一拍。

却见光芒一闪,赫然在他的手上出现了一个白色的袋子和一本典籍。

“这怎么好意思。”季辽见赵星海送自己这么重的东西,当即推脱道。

“无妨,这些东西对我也没什么用处,索性就与季师弟结个交情,日后或许我赵星海还会有求与季师弟也说不定呢。”赵星海看着季辽笑呵呵的说道。

赵星海在张若仙那里已经知道季辽是个符修,大概也了解到季辽是个纳气三层的修士,不过令他惊讶的是,这个纳气三层的小子竟然能画出中阶符箓,这就有点不可思议了,这可以说在符箓之道上,眼前这个小子简直就是个妖孽,虽说中阶符箓对自己没什么用,但日后这小子成长起来,那高阶符箓呢?甚至更高的玄阶符箓呢?保不准日后自己就有求于他。

赵星海性格高傲,一般人从来不放在眼里,但这个小小的符师,却不得不让他令眼相看,只因如此才有了结交之心。

季辽不是傻子,自然听出了赵星海话中的意思,当下爽朗一笑“哈哈哈,既然赵师兄如此说了,那在下岂有不收之礼。”

说完便接过赵星海手中的灵兽袋和驯兽典籍。

赵星海露出满意的笑,对着季辽点点头“既然没别的事了,赵某这就告辞了。”

“不送。”季辽对着赵星海一抱拳。

赵星海同样一抱拳,再次踏上飞剑,化作一道长虹飞驰离去。

场内之人一开始见到赵星海的到来,纷纷觉得这次这小子恐怕要遭殃了,赵星海在衍水峰可是响当当的人物,几乎没有不认识他的。

而且此人性情绝傲,眼高于顶从来不将他人放在眼里,尤其是当了执法堂执事之后,被他罚的弟子不计其数,动则就是三个月供应打底,不管是谁一律铁面无情。

可令惊他们掉下巴的是,赵星海不但和这个小师弟有说有笑,而且态度还很是客气,这太不可思议了,不禁纷纷猜测起季辽的身份来。

“这位小师弟是谁啊?”

“不会同样是是哪位长老的后人吧。”

“不知道啊!没听说衍水峰哪位长老有这么大的后人啊?”

“那会不会是别的主峰长老的后人?”

“有可能!”

“你看他年纪不大,就能有这么凶历的凶兽当坐骑,此人身份绝对不简单。”

“诶,人与人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当然还有一些女弟子恋恋不舍的看着赵星海远去的背影发呆。

“没想到今天能有幸见一次赵师兄。”

“赵师兄的神通简直太帅了。”

“你刚才不是还说这位小师弟是你喜欢的类型吗?”

“刚才我这么说过吗?”

季辽不去理会旁人的议论,自顾自的看着那道远去的长虹,心中思索着“这次算欠赵星海一个人情了。”

他又看了一眼手中的灵兽袋,想着如今这个灵兽袋还没祭炼,索性就直接收了起来,就让鼻涕狼在外面呆着吧,等回了自己的小屋在祭炼也不迟。

万法阁成圆形塔楼式建筑,共分三层,占地面积极大,其造型古朴华丽,威严壮观。

万法阁虽只有三层,但整体却有三十余丈之高,占地面积极大,季辽站在万法阁敞开的门口下,感觉自己如同蚂蚁般渺小。

季辽迈步而入。

却见在万法阁内的人并不多,熙熙攘攘的只有七八个人而已,而且每个人身边都站着身穿内门弟子服饰的人。

万法阁内部极为空旷,地面由白玉石板铺制而成,散发着微弱的荧光,其内部伫立着九根白玉廊柱,每一根都有三人合抱那么粗,其上雕刻着各种栩栩如生的异兽图案,威武狰狞甚是不凡。

仰头望去,这第一层约有十于丈高,不过最令季辽惊讶的却是这万法阁的屋顶,只见屋顶呈现漆黑之色,其上闪烁着密密麻麻的白

色光点,光点以中心处的一点微微转动,这种感觉就如同身处在漆黑的浩瀚星海之下,仿佛伸手便能触及那无尽的虚空一般。

季辽目光闪动,心中赞叹,不愧是宗门重地,仅凭一个执事堂就能看出,这般景象绝对不是普通宗门可以比拟的。

这时一个声音传入季辽的耳中。

“这位师弟可是来选取一门功法?”

季辽回头,却见一个面容和善,举止大方身穿内门弟子服侍的男子,正对他笑盈盈的说道。

季辽不敢怠慢,急忙一拱手回道“正是,在下季辽来此是第一次来选取功法!”

他在紫气宗这么久,还是第一次有内门弟子主动搭腔,季辽可知道在一个宗门内门弟子与外门弟子的差距。

这差距简直可以用,天上地下,星芒与皓月来形容。

简单点来说,外门弟子在宗门的眼中,就是二婚的夫妻对方带来的孩子,就算表面在怎么好,总归还是比不上自己亲生的。

相反的内门弟子在宗门的眼中,可就是如同自己亲生儿子一般,就算比不上亲生儿子,那至少也是亲传弟子之流,宗门真正的道法传承全寄托在这些内门弟子身上,而外门弟子只配得到一些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东西了。

季辽悄悄的将神识散开,感应着这个内门弟子散发的灵力波动,下一刻他身体就是一抖。

眼前这个内门弟子的修为,给他的感觉竟远远超过袁军与赵星海。

赵星海与袁军都是纳气十层的修为,也就是说这个人的修为至少是纳气十一层甚至更高。

那个男子嘴角露出含蓄的笑,同样对着季辽一拱手“在下魏兰成,师弟既然是第一次来万法阁,师兄我就给你介绍一下吧。”

季辽点点头道“麻烦师兄了。”

魏兰成带着季辽向里面走去,路过那九根廊柱之时,季辽赫然发现,这九根廊柱底下都摆放着一个蒲团,有的是空的,有的却坐着闭目打坐的弟子,无一例外,这些打坐的弟子均是紫气宗内门弟子,而且修为都在纳气十层以上。

魏兰成看着季辽的目光,呵呵笑道“这些都是万法阁执事的内门弟子,修为均在纳气十三层,这些人说不定在什么时候,就会突破筑基了。”

季辽心里猛然一跳,骇然的看着魏兰成,“这么说,魏师兄也是…”

魏兰成呵呵一笑并不搭言。

在修炼初期时,纳气期是第一道关隘,属于是脱胎换骨舍弃凡胎的阶段,共分十三层,也就是说要整整蜕变十三次才能舍弃凡胎。

而突破纳气还有、筑基、金丹、元婴、甚至是传说中的炼神。

但突破纳气之后,就没那么多层级之分,共分四层初期、中期、后期、圆满四个境界。

不过虽说层级少了,但每一层都是一个瓶颈,有的人甚至穷极一生都始终只能在初期打转,犹如天堑鸿沟难以逾越。

季辽目光四处游走,与魏兰成向内部而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