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幕网app加载失败

“你们确定要走这条路么?”

地宫下,诡圣所化的古树神情复杂,苦口婆心的向丁小乙二人劝诫道:

“孩子,再等等吧,这里有足够的灵能泉水,甚至还有一些奇特的异果,足够让你们在这里无忧无虑的突破桎梏,甚至只要你们愿意,或许有一天可以在这里达到世人难以企及的高度!”

丁小乙对诡圣的话并不怀疑。

毕竟这里的灵能泉水,实在是太纯净了,哪怕是不吃不喝的待在这里,光是这些灵能泉水也就足够他们维持身体的消耗。

更不要说这里还有一些隐秘的传承,怎么看都像是一座巨大的宝库。

他们就像是掉进了米仓里的老鼠一样的幸福。

丁小乙没说话,只是回头的目光看向身后的王佳良:“你呢,这可个好机会,你在这住两年出去,我估计着你能超越灾灵都说不定。”

王佳良一撇嘴:“超越灾灵,哪有外面花花世界精彩,再说,我能等,但有些人不行,一些祸患还是早除掉的好!”

说到这里,王佳良的眼神顿时锐利了起来。

他口中的祸患,自然是童家。

他可以在这里悠悠哉哉的苦修两年……王佳良回头看了一眼牧婉笛,突然觉得可能也不一定是苦修。

气质忧郁女孩光滑裸背白皙藕臂纤细美腿写真图片

两年时间,或许他能够如丁小乙说的那样超越灾灵。

可出来之后呢?凭借超越灾灵的力量,能把童家这个祸根拔出来么?

答案或许是可以,但代价却是眼下的十倍,甚至百倍,甚至可能大到了让自己都无力承受的地步。

毕竟他在进步的同时,整个工会和联盟也一样在进步。

现在他可以一个人轻松击溃数百人的军团,可等两年以后,自己或许面对的就是十人,甚至数十人的灾灵强者。

“这里苟活一时,不如在外面精彩一世!”

王佳良轻佻的口吻,心里依然做出了属于自己的答案,即便粉身碎骨,自己也不能让童家这些畜生快活。

见王佳良和丁小乙去意已决,诡圣也不好在说什么。

只是沉默了少许,才点点头:“罢了,这一路危险,我来护送你们一程,婉笛,你……”

“我也要离开!”

牧婉笛很果断的走到王佳良身旁:“我没有触摸到灾灵的门槛,在这里苦修没用只能浪费时间,既然他们要离开,我也不想在这里苟活。”

见状诡圣苦笑起来,本来安排好的路线,他们苦心探索好的传承一个都没有用上,只有王佳良拿到了一份传承。

对此他也不再说什么,只见一根根树藤扭动下,一条小路被树藤推开。

“走吧,沿着这条路往前走,但切记,无论听到谁喊你们,千万别回应,也千万别回头!”

这句话诡圣之前就已经重复了多次,此刻再次警告,一定要三人切记这一条。

“好!”

丁小乙三人也不问及缘由,迈步走近这条小路。

一根纤细的树藤,则顺着裂痕往深处蔓延,只见树藤所过之处,发出莹莹的微光,来为三人指引道路。

“滴答滴答……”

三人越往前走,就发觉周围的空气越发越潮湿,脚下渐渐生出积水。

借着树藤微弱的光线下,可以看到墙壁四周被雕刻着各种诡异的人面雕像。

每一张人面的表情截然不同,但里里外外都让人感到很不舒服,哭的虚假,笑的奸诈,冷漠中带着阴险,憎恨中带着扭曲。

越是往后,这些怪异的人面雕像就越是让人感到难受。

“佳良!”

这时,不知道谁喊了一声,王佳良下意识楞了一下,余光撇了一眼丁小乙后,见丁小乙面无表情,心头立即想起诡圣的警告声,低下头装作没听见继续走。

然而这阵呼喊声却越来越强烈。

而且越发越像是自己已故父亲的声音,带着思念和悲切朝着王佳良一次次的呼喊着。

“佳良还记得小时候给你买的玩具么,你喜欢拿着大葱的布娃娃,不给你买,你就不走,最后还是爸爸把你抱回家去的么?”

王佳良一怔,旋即脸色难看起来,他当然记得这件事,自己哭闹了很久都没有得到玩具,直到回到家后,自己父亲才悄悄的拿出早就买下的初音未来送给自己。

“佳良,你还记得我们的约定么?爸爸不在家,你要努力保护妈妈!”

“佳良……”

“佳良……”

一声声急促的熟悉的呼唤上,传入自己的耳朵里,多么熟悉的声音,多么热切的期盼,以及那份自己不理睬后的焦急。

一声声就像是刀子一样扎在自己心头上。

“看一眼,哪怕是假的……”

王佳良脑海中闪烁过这个念头,一想到父亲慈爱的脸庞,双眼无助的看着自己的背影时,他就遏制不住的想要回头。

“不!不能回头,假的,一切都是假的!”

“可……万一呢!”

正处于纠结之中的自己,痛苦的把手放在耳朵边,加快步伐想要尽快离开这里。

然而就在这时候,突然感觉到身后衣领被什么拽了一下,还不等回头,耳边就听到丁小乙低沉的喊声:“别动!”

王佳良身子一僵,等他看清楚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眼前居然是一处万丈深渊,而自己一只脚居然已经迈在了半空上。

见状王佳良心神骤然一紧。

这若不是丁小乙拉着他,只怕自己就要稀里糊涂的摔成肉酱。

“别回头,贴着台阶往下走!”

在丁小乙的提示下,王佳良才注意到脚边一条很小的台阶。

当即咽了一口吐沫后,提起精神朝着下面走。

耳边的那阵呼唤声没有了,可王佳良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就在他们三人身后,有什么东西正在跟着他们。

“咱们身后跟着的是什么东西??”

王佳良能察觉得到,丁小乙自然也一样可以,而且能够更加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身后,那些古怪的东西。

和那些怪脸不同,这些东西没有任何固定的形体,有时候他能感受到一根根无形无影的力量,从身后围绕在自己周围。

这些鬼祟莫名的力量,很强大,很恐怖,但似乎受到了某种限制,无法真正的伤害他们。

可如果你回转过头,或者回应了他们的呼唤。

那么他们就会找到突破限制的媒介,瞬间把你拉入绝望的深渊。

一声声熟悉的声音,这些声音像是带着无穷的魔力,会唤醒你内心最软弱的地方。

只是三人牢牢记着诡圣的话,咬着牙低着头迈步沿着台阶往下走。

直到走到了深渊最底层后,身后那些诡异的东西才逐渐消失。

“总算消失了!”

牧婉笛捂着心口,长长的吐了口气,只见她的眼圈红红的,眼角还挂着泪痕。

这一路走来,她几乎是哭着走了下来。

王佳良的状态也差不多,倒是只有丁小乙反而最淡定。

倒不是他无情无欲,而是爷爷的声音在自己耳中,却是充满了违和感。

老爷子何等阔达,大帝亲自送他进入轮回,言明可以给他各种别人梦任意球的优待,但都被老爷子放弃了。

就连自己这个亲孙子,他老人家也只是用一本日记的方式,来和自己做彻底的告别。

所以再听到老爷子的声音时,他虽然很感动,可当听到那种恳求一般的声音时,心底里反而只有厌恶。

“总算是走了!”

王佳良缓了缓心情,整个人也放松了下来。

见他松懈掉的神色,丁小乙则提醒道:“你知道它们为什么不跟来了吗?”

“什么??”王佳良一怔。

“因为它们不敢再跟过来,前面似乎有比他们更恐怖的东西。”

丁小乙目光看着前方那片黑暗的世界,心里也不禁一阵打鼓。

“喀喀喀……”

这时候一根树藤从地面钻出来,树藤扭动下编成诡圣的脸庞:“我只能送你们到这里,沿着前面的路往前走应该就能找到出口。”

再往前,诡圣也无法跟随下去。

在地宫内,各种诡异的东西,都有着自己的地盘,自己和霍德华这么多年探索,蚕食,也紧紧只是掌握了很小一段地方而已。

一些地方,他们根本不敢靠近。

如果不是丁小乙去意已决,诡圣说什么也不会为他指出这条路。

“多谢师伯。”

丁小乙向诡圣道谢,心想着等以后有机会的话,可以带着李川海和陈老一起来看看诡圣,让三位老人能够团聚一下。

“去吧,希望你们能够顺利!”

诡圣说着,只见树藤骤然间燃烧起来,深蓝色的火焰,将树藤顶端碳化后,化作一颗蓝色的火炭,一明一暗间,将周围照亮起来。

这可能是他唯一能够送给他们的东西。

丁小乙见状也不交情,一把将树藤撇断握在手上,迈步走在前方,朝着诡圣所指的方向走。

借着微弱的光线下,一座废墟很快出现在三人面前。

即便只是废墟,可也依旧能够感受到这些建筑的恢弘庞大,不知道这里究竟是谁建造的,如此神秘诡异。

残存的墙壁上雕画出奇特的壁画,即便是对艺术很不感冒的自己,也看的一阵出神。

可以想象,若这些建筑完好无损时候,是何等的壮观,联盟任何一座城市都无法与之相提并论。

“咦!”

黑暗中王佳良不知道摸到了什么,随着丁小乙手上的荧光闪起,突然脸色一白:“啊!”的一声往后退开,要不是身后牧婉笛眼疾手快,拉了他一把,只怕是要摔在地上不可。

“怎么了?”

丁小乙走过来一瞧,只见一尊雕像立在面前,雕像的穿着和装扮,居然和白胖胖有几分相似,都是光光的脑袋,上面九个坑点,身披一件宽大的红布。

回头一瞧,不禁古怪道:“只是一尊雕像而已,你干嘛大惊小怪的!”

王佳良摇摇头,没敢大声说话,只是一把将丁小乙拉过来,目光死死盯着眼前这尊雕像:“它……它是活的!”

五百七十二章:神秘石碑

“活的??”

他闻言一怔,目光再看向眼前雕像,果然,只见雕像的胸口居然微微起伏着,虽然身上被厚厚的泥尘覆盖看上去和雕像一般无异,可若是仔细看,依旧能看到这尊雕像气若悬丝般的呼吸。

“嘶!!”

三人见状立即往后惊退两步,丁小乙身肌肉都紧绷起来。

眼前这尊雕像如果是活人,他在这里坐了多久时间,才令积累在身上的灰尘变成石头一样坚硬?

这么久岁月下还活着的人,还是人么?

更不要说,他一个人坐在废墟中这么多年,没有变成那些怪物的口粮,只怕实力远远超出自己的想象。

三人想到此,顿时连大气都不敢喘,生怕惊醒了对方。

丁小乙仔细观摩了片刻后,从怀里拿出幽灵手机,悄悄拍摄了一张照片,发在了群里。

毕竟对方装扮和白胖胖很相似,不知道两者是否有什么渊源。

此时,廖秋正带着黑白无常这对狗男女,跑到不远断崖上,看着前方正在混战之中的霍德华。

只见一旁谢七正抱着厚厚的一叠冥钞,来回的数钱。

“哎呦,早知道老板这么大方,我们就早点退休好了,这下好了,买酒的钱有了,剩下的够我们在枉死城里买套大宅子。”

“一定要在枉死城买么?”范八看着自家婆娘算账的模样,不禁苦笑起来。

其实他更倾向于游走山林,逍遥自在一些。

“不然呢,总不能每次去开房吧,有套大宅子,我们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范八嘴角嘴角抽搐了几下后,这时谢七凑到他耳边低声道:“最多可以给你加一支小皮鞭!”

听到这范八昏沉的瞳孔中流闪过一抹精芒后,脸皮一红,满脸羞涩的点点头。

三‘人’的出现以及李炳消失的气息,无疑令这边楚美人和童承泽,以及柯兴三人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特别是当看到正在白胖胖身边**的那对男女后,包括诡圣在内,所有人心底里都泛起了嘀咕。

看不透啊。

任凭他们怎么看,居然都完看不透这对男女的存在,明明就站在那里,有说有笑的模样,可却给他们一种透明的感觉。

这无不令人讳莫如深。

“别管他们,专心拿下诡圣!”

柯兴端坐在银莲上,向童承泽和楚美人开口提醒道。

只见童承泽如今的实力,摇身一变,居然已经成就了灾灵,更诡异的是,童承泽所用的规则之力,居然是马沃罗的手段。

挥手间,无数水晶铺盖向虚空,发出璀璨光芒,这些光线交缠在一起后,形成独特的力量,想要封锁诡圣周围的空间。

配合上楚美人的奇特规则,一时令霍德华处境越发越是不妙。

而这一切都被断崖上廖秋三位看的真切。

只是廖秋却没有要出手的意思,丁小乙在之前聊天已经告诉了他,面前诡圣的真实身份。

但廖秋此刻却是很头疼。

因为大帝和丁小乙之间的赌约,自己不好直接插手进去。

自己来到这里,已经算是在作弊了。

如果直接插手,很难说是福是祸,除非柯兴三位不长眼的来主动来招惹自己。

但很显然,三人并没有这个意思。

除此之外,廖秋头疼的可不止这一件事,按照糟老头的说法,这场赌约,不能赢,也不能输。

大帝喜欢赌,可他从来没赢过。

但和他打赌,赌输的人却没见有几个真的能逍遥快活的。

例如糟老头一场赌约,让他给大帝打工数万年,这里面是什么滋味,只怕只有糟老头自己能说的清楚。

要说唯一打赌后,还逍遥自在,身而退的,也就只有丁小乙的爷爷,丁老头了。

但难说,或许这一切也本该在大帝的预料之内也说不定。

所以糟老头的意思是,不能赢,不能输。

赢了未必是好事,输了更是失去了立身之本。

要想出其不意,只能走和棋。

可怎么才能走和棋呢??

在廖秋苦思冥想的时候,点开手机一瞧,群里正聊得热闹呢。

只见丁小乙发来了一串照片。

照片上一个和尚盘的雕像盘坐在面前。

按照他的说法,这个和尚还有呼吸,像是一个活人。

这种事情,自然白胖胖最是专业的了,毕竟他可是幽冥教主。

果然下面就有白胖胖的专业回答:小乙,这是个死人,早就死透了,空留下了一副臭皮囊而已。

臭皮囊?你确定他不会跳起来揍我么?

丁小乙看着白胖胖的回答,心里多少松了口气。

不会,不过这具尸体你们最好别动他,防止有别的变故。

别的变故?看到这丁小乙心里又悬了起来,心里总有一种不大好的感觉。

白胖胖则用最简单的方式解释道:小乙,你知道这世界上最简单,最能让人长寿的方法是什么么?

见白胖胖问的这么没头没脑,丁小乙只能回复他自己不知道。

简单四个字,坚持呼吸!

眼前的尸体灵魂早就已经死亡了,但它的肉身却不肯接受死亡的现实,反而不断坚持运行功法,坚持为肉身续命。

你看看他周围!

在白胖胖指点下,丁小乙在周围的灰尘当中,找到了一些碎裂的皮子。

这些皮子很特别,既不是蛇皮那么轻薄,也不是蝉壳那样的坚硬。

“这是什么??”

王佳良拿起一片仔细观看,发现上面居然还有人的毛发后,脸色一变立即将手上的皮子给丢掉。

而这样的皮子,在这具尸体周围,居然有厚厚一堆。

这就对了了,所谓寂灭涅槃往生者也,无垢、无净、无生、无灭、四项无者得道果。

但这个人就没做到,反而在临终前,留下了很大的执念,这些执念像是记忆一样,植入在他的肉身里。

所以即便他本身已经死了,但肉身还在坚持着这份执念活下来,这样的结果,就是入魔。

一个没有思维的魔躯,很容易诞生出魔的念头,所以你们千万别唤醒他,如果他醒了,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谁也说不好。

在白胖胖的劝诫下,丁小乙三人哪里还敢靠近,立即低着头灰溜溜的往另一边走。

这条路按照诡圣的话说,并不是很长,只要小心点,风险虽然很大,但却是最快到达出口的地方。

路上他们又看到了紫色的水晶石。

而这一次的水晶石,却是被雕刻成了巨大的水晶柱,一根根整整齐齐的立在面前。

就这么一根柱子,五六个成年壮汉都别想抱住。

丁小乙都不禁在想,若是拿一根回去,估计够自己用上很久了吧。

当然这个想法,他仅仅只是在脑海中这么一想而已,眼下最要紧的是离开这里,这些水晶柱看看就行了。

“哎,我有点理解诡圣老爷子他们了,换做是我,我怕是也忍不住这么大的诱惑!”

王佳良心里能感受到,这种强烈的诱惑。

试想一下,你在外面苦修,十年也不如在这里喝上一口灵泉,或是拿走一片水晶,哪怕只是一小片,也足以让你拥有超过常人数十年的积累。

换做你,你能不动心么?

哪怕你意志坚定,但只要生出过这个念头,日积月累,总是会有爆发的一天。

“这里不能走,要绕行!”

丁小乙上前仔细观察了一阵后,发现前面的地板,也一样是紫色的水晶铺垫而成,仔细看水晶下面,隐隐约约的像是有一座大殿。

但他不敢带着王佳良和牧婉笛走这里,见识过这些紫水晶脆弱的程度,三人只怕是一个不小心,就能把水晶踩碎掉。

万一引起什么祸患来,他们三个谁都别想活。

于是丁小乙在周围走了一圈后,突然发现侧面有一条青石小路,只是小路崎岖,却是不知道通往什么地方。

见状,丁小乙拿出避厄指针盒心里默念这条小路是否安,只见指针盒上的指针跳动了一下,却是很快就指在黑色区域上。

“这条路不能走!”见状他又找了其他路口,然而结果却令丁小乙不禁皱起眉头,不管是那条路,都是被指在黑针的位置上。

“难道这里没有别的路可以走么??”

就在丁小乙心中纠结的时候,远远的突然一阵脚步声传来,脚步声伴随着一阵阵“咚”“咚”“咚”的鼓声一并从前方的岔道中传来。

丁小乙连忙拉着两人躲在一处石头后面。

只见岔路口内,一行人马缓缓走出,乌黑的盔甲下闪烁着幽幽的萤火,手上的长戈早就布满了铜锈,这些士兵迈着整齐的步伐,一步步走来,瞬间令周围的空气也一并降到了极点。

说不上是有多冷,却是只觉得身皮肤在凉风下一吹,都觉的一阵的刺疼。

三人小心冒出头一瞧,纵使是丁小乙也不禁一阵头皮发麻,难怪避厄指针盒对那条路都是指在黑色区域上。

感情每一道跳青石小道上,都有一支诡异的士兵走出来,此时刚好汇聚在了一处。

若是他们不知道其中的凶险,一头走进去,估计这时候麻烦就大了。

“呜~~~”

这时一阵低沉的号角声传来,只见这些鬼兵抬着一个巨大的木台走了出来,木台上端坐着一个女人。

女人身赤果,露出雪白的肌肤,生的美艳动人,只是却有生有三个脑袋。

“咦!”

就在这时候,丁小乙突然心头一动,目光一下注意到女人身后,立着一面破碎破裂的石碑。

石碑不知道是什么年月的产物,上面的文字,也是稀奇古怪根本无法辨认,但丁小乙看到石碑后,却是突然想起来了一件东西。

只见他的手悄悄在大头的口中一阵摸索后,一个盒子被他拿在手上,盒子打开,里面一块碎裂的石块躺在盒子里。

他把石块拿起来悄悄往石碑上破裂的缺口比对了一下后,眼睛一亮心中惊讶道:“果然是一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