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辽此前曾找到过一根有着七朵花苞的魂桑仙藤,当时那根魂桑仙藤的价格也不过才两百万仙元石上下,季辽知道九朵花苞的魂桑仙藤是最好的,他想着七朵花苞的魂桑仙藤两百万仙元石,九朵花苞的魂桑仙藤多个七八十万的仙元石也就够了,万万没想到,这家伙竟是足足要价四百四十万仙元石。

   “嘶...一个花苞一百二十万仙元石,这家伙也真敢要价啊。”季辽倒吸了一口冷气。

   可这价格虽高,季辽此前可从没见过九朵花苞的魂桑仙藤,也就是说,这九朵花苞的魂桑仙藤在这大逆盟的交易卷轴里,是特么的蝎子粑粑独一份。

   看着这个价格,季辽犹疑了起来,东西虽好,可这价也不差啊。

   按照岁魔所说,一朵花苞能维持修士小半个时辰的时间,而且越到后面这花苞能撑的时间越短,这么算下来,这两朵花苞能撑下来一刻钟就不错了。

   “两百四十万仙元石买一刻钟,这也太贵了吧。”季辽嘴里嘀咕。

   他明白,他以三百根仙骨化灵,需要吸纳天地五气的时间绝对远超常人,哪怕是三四息的时间对他而言都极其珍贵,马虎不得。

   可这价格着实贵的离谱啊,说一千道一万,说到底还是穷的原因。

   思量了些许,季辽眼神一狠,猛一咬牙,“就它了!”

   说完,季辽一指点在了购买的光影之上。

   季辽买下魂桑仙藤还是有些底气的,他现在手里有着不少的东西,他粗略估算,把那一大堆的东西都卖掉,卖出个三五百万的仙元石绝对不成问题,更何况,就算那些东西都卖了仍是不够,他手中不是还有数十件神阶法器呢么,就算是别的东西都不卖,单卖这些个神阶法器,估计也足以买下这根魂桑仙藤的了。

   光影一颤,倒射而回,接着在交易界面里砰然溃散,表示着交易成功。

   清新氧气岁月如此安好

   不多时,光影的下方亮起了一点金芒。

   季辽一指点了下去,立时便有一片金芒在季辽眼前铺展开来,扭动间形成了几个大字。

   “到万来商铺交付仙元石。”

   见到这几个字,季辽眉头就是一挑。

   那个伙计曾说万来商铺乃是这孤魂城最大,最有实力的商铺,传言这万来商铺有着天宫的背景,如今大逆盟提示到万来商铺交付仙元石,也就意味着这万来商铺其实是大逆盟的势力。

   如此看来,不是传言有误,就是大逆盟暗中的势力早已渗透进了掌天宫,也同时从侧面证明了,大逆盟势力遍布之广,暗中到底积蓄了何等的力量。

   “呵,如此也好,届时我以大逆盟核心成员卖我的这些东西,想来那万来商铺的掌柜不会框我,也不必在担心宣扬出去了。”季辽呵呵一笑,一指点碎了身前金光,再次在交易卷轴上搜索起来。

   化灵修士,在把神魂融入魂桑仙藤后,必须以菩提血化去体内的骨骼。

   菩提血具体适合根由季辽倒是不知,据岁魔所说,这菩提血等阶不低,作用便是能化去任何炼神修士的骨骼。

   修士化灵仙骨的位置不同,其是由修士功法运转,以及灵力运转等各个方面而定,想要哪里融合仙骨,就使用菩提血化去那个位置的骨头。

   而季辽则是没这个考虑,直接喝下去把除了两世洞天外的所有骨头都化掉也就是了,体内骨骼被尽数化去,季辽没了支撑的肉身届时就会变成一堆烂泥,不过因其神魂已然离体,据岁魔推算,季辽应该感受不到什么痛苦。

   做完了以上的三个步骤,而后就是等着修士肉身与仙骨吸纳足够的天地五气,进行最后骨骼、肉身、神魂的融合了。

   不过,肉身与仙骨融合之后,化灵仍不算完全成功。

   在修士彻底融合仙骨,神魂落回体内的刹那,仙骨会爆发一种巨大的力量,修士必须服用镇灵丹把这力量压制下去,使仙骨释放的灵力在体内完美运转,如若不然便会引发一种名为“灵狂”的状态。

   灵狂顾名思义,乃是体内的灵力太大,导致灵力冲击了神魂,使修士神志不清,进入一种疯癫发狂的状态,一旦进入这个状态,那么外人便不能干预,只能靠修士自身在这疯癫的状态中挣扎出来,如果不能,那么此后便会丧失神志彻底的变成了一个疯癫之人。

   化灵的步骤说来复杂,但每一步都有规律可循。

   可就是这么简单的步骤,却是每一步都如同如履薄冰,一个搞不好便会万劫不复。

   细想下来,其实修士哪一个境界也都如此,纳气开辟灵海有大小之分,修炼之时也有灵海崩碎的危险,而筑基使灵海内的经脉融合,一旦有失,那么对将来便会造成不可逆的伤害。

   金丹有灰丹、尘丹之分,元婴有破碎仙丹之险,而炼神更是有天劫降临,每一个境界,每一次突破,修士都是半只脚踏进了鬼门关,而化灵是更换种族血脉,如果肉身和仙骨的五气不足,修士魂归肉身,那么便有五气错乱,神魂俱灭的危险。

   挺过了所有,最后还有灵狂的可能,惊险的程度远超以往。

   但季辽对此早就习惯了,他这一生一直在生死边缘游走,多次面临绝境却又峰回路转。

   在碎片界他修行千年已是登临碎片界之巅,而在尘埃星化灵,他也要直达化灵最强,也只有如此才配的上他季辽。

   小屋内的光影闪烁,时间在这寂静之中点点流逝,转眼间大大的太阳在天边升起,一抹灿烂的光芒驱散了黑暗,点亮了尸魂界的天空。

   小屋之中,季辽皱眉看着眼前的光幕。

   却见光幕的左上角显示着一个淡青的玉碗,而这玉碗之中则是盛满了飘着丝丝血雾的腥红血液,正是季辽所需的菩提血。

   经过了一夜的寻找,季辽找到了十成药效的合气丹以及镇灵丹,不出季辽意料,顶阶合气丹和镇灵丹的价格都达到了一种恐怖的数字,比季辽之前看到的合气丹翻了一倍还要多。

   买了四百四十万仙缘的魂桑仙藤,季辽这一次可是没急着买下来,毕竟这钱还没到手呢就先把钱花出去了,万一这钱不够到时候该怎么办。

   看着菩提血一百五十万的价格,季辽只感后槽牙一阵阵发疼,心是不住的抽抽啊,感觉像是有人拿着一把把刀子在他心上戳了好几个窟窿,血流不止。

   合气丹和镇灵丹共需两百七十万仙元石,加上这顶阶菩提血的一百五十万,共需四百二十万仙元石,在加上此前买下的魂桑仙藤,加在一起足足有八百六十万枚仙元石,这哪是扒了季辽的一层皮啊,这简直是把他扒了皮,抽了筋顺便在喝点血。

   此前季辽还想着得了那么多东西,他算是彻底发达了,没想到这一转眼他就得变卖家当,而且还不一定够。

   季辽胸口一个起伏,深深的出了一口气。

   “嘿嘿,钱乃身外之物,身外之物,嘿嘿...”扯着嘴角讪笑了两声,不过季辽脸上这笑比哭还难看呢。

   记住了这三样东西的具体位置,季辽合上了交易卷轴,而是打开了拍卖卷轴,点开了拍卖,而后取出了餂兽的两条舌头。

   略一思量,季辽并没直接一起拍卖,而是选择了一件一件的拍卖。

   如果两件放在一起,价格固然会提的很高,但一件一件拍卖的话,想买这两条舌头的人,一旦第一件价格过高,所有人便会疯狂的往第二件上砸钱,而第二件的价格高过第一件,那么所有人就会疯狂的往第一件上面砸钱,如此往复,一件一件的拍卖,收益必然会比两件同时拍卖来的多。

   季辽指定了一枚仙元石的拍卖价格,同时又把拍卖时间定在了三个时辰,做完这些,季辽这才收起了大逆盟的身份令牌,起身站起,向着小屋之外走了出去。

   就在季辽把两条餂兽的舌头放上大逆盟的拍卖之后,在尘埃星的各个界面中立即便引起了一波轰动。

   “嚯,竟有人拍卖餂兽的舌头。”

   “什么!那可是炼制增强神魂丹药的最强药引,怎么可能有人拍卖这种珍贵的东西啊。”

   “岂止是炼制丹药,这餂兽的舌头炼制成法器也是强的一批啊,融入这个东西,法器的等阶绝对在灵阶以上,哪怕是神阶也不无可能。”

   “诶?这底下怎么还有一个!”

   “这两条餂兽的舌头绝对是同一个人卖的,据我所知,餂兽生来便是有两条舌头,看来这人必是杀了一头餂兽,得了一个大机缘啊。”

   一处位于群山的山洞之中,却见这山洞极大,其内则是立着一个银色的鼎炉,一缕缕药香在鼎炉之中散发而出,弥散了整个山洞。

   鼎炉之前坐着一个老者,这老者白眉白须,一手拿着拂尘,眼睛则是盯着眼前张开的光幕,而那光幕上显示的却正是季辽拍卖的两根餂兽的舌头。

   “许多年了,终于让我等到了这个顶级灵材。”老者有些激动。

   忽的就见餂兽的拍卖价格一跳,从原本的一枚仙元石,直接跳到了一万枚仙元石。

   老者脸色一肃,“哼,一万枚仙元石就想买下这等宝物,简直是痴心妄想。”

   一语说罢,老者对着光幕一指,餂兽舌头的拍卖价格再次一跳,竟是直接从一万枚仙元石,跳到了十万枚仙元石。

   而这一根餂兽的舌头刚刚加价到十万枚仙元石,另外一根餂兽舌头的价格也随之一闪,一下子便闪至五十万枚仙元石的价格。

   老者心里一凛,暗道一声不好。

   然而他这个念头刚起,他拍的十万枚仙元石的价格立即狂闪了起来,由十万增至二十万,再由二十万增至四十万,接着竟是直接跳到了一百万。

   这边的价格停顿了下来,另一条的价格也随之猛增,如此往复,相互叠加,这两条餂兽舌头的价格疯狂跳动,价格增加的简直让人眼晕。

   丹炉前的老者眼皮狂跳,额头沁着细汗,看着这跳跃的价格大骂了一句,“我你大爷的,这是哪个龟孙子卖的东西,竟是分开来卖,太尼玛奸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