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进来的”

   齐桑惊愕的看着忽然出现的龙慕九,正当他打算启动房间内的安保系统时,龙慕九拿出早已剪短电线的钳子,又一脚将门狠狠的关上,将这个房间内的一切,彻底与外界隔绝。

   “别费劲了,你就是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龙慕九冷冽的说道。

   而齐桑紧紧只是慌乱了一会儿后,很快便冷静下来。

   不过是个小丫头片子,他有什么好害怕的。

   就算是她破坏了房间内的安保系统又怎么样?

   他一个人,照样可以弄死她。

   齐桑以最快的速度从身上掏出手枪,准备一枪打死龙慕九时,却猛的听到一声巨大的枪击声,紧着这他手上传来一阵剧痛,手上拿着的手枪也因为这股剧痛立刻掉落在地。

   龙慕九上前,将掉落在地的手枪捡了起来。

   “想一枪打死我?”

   龙慕九戏虐的笑了笑:“是不是觉得很可惜,是不是觉得我出手怎么会这么快,是不是在懊恼,自己连一个小丫头片子都比不上”

   粉红色少女情怀

   龙慕九说着,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她像是疯了一般,笑的十分誓意,可笑着笑着,龙慕九眼眶便湿润下来,脸上的泪珠怎么也挂不住,滴答滴答的掉落下来。

   龙慕九像是疯了一样,低眉浅笑的看着齐桑,在齐桑准备再一次攻击她时,她一枪打在了齐桑的腿骨上。

   “很痛吧,可是你知道我的心有多痛么?我历经千幸万苦,来异世找他,为了能和他相守,想尽了一切办法,可是这一切都被你毁了。”

   任凭齐桑有点什么动作,龙慕九便一枪一枪的打在他身上。

   但又不打中他的要害,只是让他动弹不得。

   一枪直接打死他,太便宜这人了。

   她要让他生不如死!

   “你,你到底是谁?”

   齐桑惊恐的问道。

   普通人根本就进入不了他的家。

   他家里的安保系统就连京都排的上名的杀手都进入不了。

   这也就是为什么他如此安心,不怕人找上门的原因。

   就算是警察来了,他也有办法全身而退。

   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龙慕九一个小丫头片子,竟然能够轻而易举的闯进来。

   “我是谁?”

   龙慕九冷笑,“我也很想知道我是谁?你告我,我是谁?”

   玄溟夜都死了。

   她还能是谁?

   随便什么人都可以,他已经死了,而是这个异世,已经没有她存在的价值了

   “砰”的一声,龙慕九又一枪打在了齐桑的手骨上。

   此时此刻,齐桑身上已经布满大大小小的枪伤,除了最致命的部位,其他地方都被打中。

   “阿九,阿九,别开枪了,你要是再开枪,他就真的死了。”

   一阵所在角落里看戏的苏琪雨忽然大声说道。

   看到这里,她已经明白龙慕九对玄溟夜那小野种的爱有多深。

   看她这样子,也是不想活了。

   她深怕龙慕九打死齐桑后,又来弄死她。

   她得进了多拖延时间,既然龙慕九能找到这里,那警察和其他人也一定能找到,到时候她就能获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