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叛贼,荡北燕!”

   “杀叛贼,荡北燕!”

   在南宫殉国的号召下,巡卫军与堡垒中的残兵,都被聚集了过来。

   他们一个个都被激起热血,举拳高呼着,誓要与前军要塞共存亡。

   在南宫殉国率军到来后,叛军便开始迅速撤退。他们的任务不是跟前军统帅的部队火拼,而是打开要塞关隘,将北燕大军放进來。

   可关隘口本身就有驻军死守,又有南宫殉国率军从背后杀过来,叛军根本无法在短时间内攻破关隘口。

   “给我杀,一个不留!”南宫殉国率领着上千将士,一路势不可挡的冲杀,全都杀红了双眼,见一个斩一个,绝不对叛军心慈手软。

   叛军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南宫殉国不会放过他们,从内部攻破要塞关隘,是他们唯一的生路。

   正是因为清楚这一点,所以叛军都被激发起原始的凶性,疯狂的发动自杀式袭击,不惜一切代价强行冲关。

   南宫殉国岂会让他们得逞,这位白发老将一马当先,奋不顾身冲进叛军中,一口气连砍上百个叛军将士,然后又斩两名九级武师巅峰的副将。

   虽然他因此而负伤十几处,但却丝毫没有因此停止屠戮的脚步,反而越战越猛,犹如一头被逼到绝境的野兽,发疯般继续朝前不顾一切的冲杀。

   “那个老疯子!他要跟我们同归于尽吗?”

   气质的另一面诱人

   更#新S最h\快{上(@o

   “必须在那疯子追来前突破关隘口,否则我们都会没命的!”

   叛军被南宫殉国那宁可自损八百,也要伤敌三千的疯狂所震慑。他们的士气因此越打越弱,将士人数也是越打越少。

   ……

   要塞数里外的荒野中。

   十几具血淋淋的尸体,横七竖八的倒在荒地上,鲜血将土地染红大片。

   全身燃烧的南夏王,此时正单脚踩在一具尸体上。他身上的烈焰已经变弱许多,身上的肌肉组织也都燃烧殆尽,只剩裸露的骨头还在继续燃烧。

   而在南夏王三十米开外,浑身浴血的薛仁贵,正从焦土坑中缓缓爬起来,抬头用惊骇的目光看着南夏王。

   “一切都结束了!”南夏王的颌骨没有动,他的声音几乎是凭空响起的。

   在南夏王声音响起的瞬间,仅剩的骨架瞬间燃烧殆尽,转化为大量炙热烈焰。

   烈焰汇聚成人形轮廓,长出全新的四肢与五官,变得和南夏王本人一模一样,就这么静静悬空飘浮着,仿佛轻到没有任何质量。

   此时的这个南夏王,已经脱离了生物的范畴。他没有实体,而是完全由火焰构成,属于能量形态的事物。

   这种能量形态的南夏王,相比之前更加难缠,但维持时间却更短。只要能量耗尽,就会立即消失,可谓昙花一现。

   看到这幅状态的南夏王,薛仁贵已经吓得浑身冷汗。他带来的十几个白银副将,此时全都已经惨死,现在没人能够帮他,他只能靠自己扛下南夏王的最后攻击。

   薛仁贵急忙在自己身上贴张符箓,然后将精神力一次性全部抽空,将包裹自身的念动力加强到最大极限。

   这张符箓出自北燕大师之手,作用是在短时间内强行提升精神力,让精神系能力的效果加强三倍。

   薛仁贵使用这张符箓后,施展念动力的效果,也会在短期内增强三倍。

   可在那之后,他修为会永久性倒退两个境界,并在接下来的两个时辰内,陷入到极度虚弱的状态。

   这种符箓,不到生死关头,薛仁贵是绝对不会使用的。

   而此时此刻,他已经被逼到不得不用的地步。

   说时迟那时快,电光火石之间,能量形态的南夏王,便已经化为一团火焰,拖着长长的火尾冲向薛仁贵。

   这种状态下的南夏王,已经不需要任何武器,也不需要任何武技招式,仅仅只是他自身的冲撞,便已是强大到如天灾般的攻击。

   若是从天空朝下俯视,就能看见一颗好似陨石般的东西,以极快速度划过地面,然后在某处瞬间炸开,形成一团炙热的蘑菇火云。

   只是短暂的一刹那,蘑菇火云便膨胀到六十米高。翻滚的热浪以蘑菇火云为中心,如海啸般地毯式的朝四周席卷而去,扫过之处所有植物纷纷化为灰烬。

   一团人形轮廓的火焰,从膨胀的蘑菇火云中脱离出来,以极快速度升上天空。

   这团人形轮廓的火焰,已经没有了南夏王的模样,整个变得模糊且暗淡,在风中摇摇欲坠,显然已经没剩多少热量,犹如一盏风中残烛,随时都可能熄灭生命之火。

   南夏王的灵魂,也在不断脱离这团火焰。

   “本王能做的,就只有这些了,南夏的未来,就交给你们了……”

   这是南夏王意识模糊前的最后一个念头。

   之后他的意识,便跟着随风飘散的火焰,一同消散在这片天地间。

   所有的一切,都彻底陷入黑暗。

   当蘑菇火云卷入天际后,一切都随之平息下来。

   在蘑菇云升起区域的地面,出现一个直径五十米的巨坑。坑中心朝下凹陷五六米,坑内的焦土上还燃烧着残留的火星。

   浑身血肉模糊的薛仁贵,从焦土坑中艰难的爬出来,犹如一个从地狱爬出来的魔鬼般,面孔狰狞扭曲得极其恐怖。

   “该死的南夏王,差点就要了我的命!我发誓,定要将你女儿百般凌辱,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

   数十里外。

   背着林云的南宫燕,正化作为一道虚影,在广袤荒野上极速奔驰着。

   无论南宫燕走到哪里,那只绽放着蓝色光芒的燕子,都如影随形跟在她身后,那正是她的武魂——「金丝燕」。

   金丝燕的能力,与西州的明教长老武魂类似,同样也是操控质量。但它只能降低物质的质量,却无法增加物质的质量。

   南宫燕自身的速度,虽远不如武王强者。但当她在将自身质量降至极限后,就能身轻如燕,获得极快的速度,并能额外增益身法的效果。

   不仅如此,她还可以通过接触,而降低其它物质的质量。

   物质的质量,与结构强度成正比。质量越低,结构强度越弱。

   所以在南宫燕面前,钢铁和豆腐渣没有区别。只要她动用武魂能力,就能将钢铁轻易捏碎。

   而此时此刻,她将自身与林云的质量都降到最低,两人的质量总合几乎等同于一颗黄豆,所以在这种状态下,他们的速度快得完全能与武王强者媲美。

   只是问题在于,这样下去消耗巨大。以南宫燕的元气储量,根本无法以这种状态撑到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