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完两个孩子上学,董子俊在前面驾驶座位开车。

   阮白坐在车后座,打开了车窗,任由凛冽的风刮在脸上。

   车速问题,刀刃一样的风,寸寸割入阮白细腻的肌肤,虽然疼,却能让她觉得清醒

   董子俊眸光微闪,开口劝道:“阮白小姐,现在天冷了,你这样开着车窗吹冷风,万一感冒的话,慕总会怪罪的。”

   阮白摇了摇头,并没有搭话,只是安静的闭上了眼睛。

   看到阮白那蔫蔫的模样,董子俊疑惑,阮白跟老板吵架了?

   应该不会。

   他跟在老板身边多年,特别清楚阮白对慕总的重要性。

   被老板那么宠着的一个女人,恨不得将世界捧到她手心,老板哪里舍得跟她吵架?

   另一边,商场。

   张娅莉穿着一身优雅高贵的白皮草,提着两个大购物袋,和另外两个跟她交好的贵妇,在结算中心打算刷卡结算。

   购物袋里,是新一季的奢侈品。

   林间小路清纯美女欢快格调唯美写真图片

   张娅莉生平最大的爱好除了美容、spa,就是买买买,她觉得有钱挥霍享受才是活着的一大乐趣。

   过去穷苦的日子她真的受够了。

   前半生她好不容易靠自己的美貌和手段,钓上慕少凌他父亲那条大鱼,以儿子威胁逼迫他为自己转了正,终于享受到豪门富太太的尊贵生活。

   就算被唾弃是小三又如何?

   就算正室存在又如何?

   最后她还不是在慕家有了一席之地!

   她张娅莉不但将出身极好的蔡秀芬给踩到脚底下,现在整个t集团都掌控在自己儿子手里,她后半生保障也有了。

   阮利康死了,自己人生的污点也消失了,张娅莉觉得自己这一生活的还真值。

   可是,就在轮到她刷卡结算的时候,结算台的小姐却对张娅莉说:“不好意思,夫人,您卡里的余额不足,请您稍后再试一试?”

   张娅莉傲慢的将卡狠狠拍在那里,吓的结算小姐一阵胆颤:“你知道我是谁吗?我的卡,怎么可能余额不足?”

   事实上,为了限制张娅莉的过度消费,慕少凌给母亲的卡,的确有限制。

   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

   因此,公司财务每个月只给老总母亲的卡里打一千万,花完就没了。

   但张娅莉攀比心特别厉害,消费极奢侈,所以,这个月的一千万额度,很快被她给提前消费光了。

   旁边的柳夫人跟着张娅莉一个鼻孔出气:“你可不要看错了,人家儿子有钱的很,我告诉你,得罪了慕夫人没你的好果子吃!”

   一旁的宋夫人对着服务小姐更是一脸鄙夷:“不过是个臭打工的,居然敢给慕夫人甩脸子,不想干了吗?!”

   服务小姐一脸的冤枉,她只是说了个实话,为什么变成自己给慕夫人甩脸子了?

   服务小姐无奈的将购物清单,还有张娅莉银行卡余额不足的提示,给她们看:“夫人,我没有骗您。您卡里的余额不足,这些物品总价1049000,提示您的余额不足以支付。”

   张娅莉脸色难看,马上给董子俊打了电话,要他联系财务,立刻给自己银行卡打钱过来。

   不料,董子俊却说,打钱的话,不是不可以,但需要先联系老板。

   老板同意了,他才能联系财务。

   张娅莉骂他不知好歹!

   接着只能打电话给慕少凌,孰料,慕少凌关键时刻却手机关机!

   正当双方僵持的时候,乔装打扮后,跟经纪人在商场闲逛的林宁,突然走了过来。

   林宁倾慕着慕少凌,自然也将他家里的情况早打探清楚了,她一眼便看到了慕少凌的母亲张娅莉。

   虽然张娅莉人过中年,但保养的还不错。

   一身华贵皮草穿在张娅莉身上,倒是把人衬托出几分贵妇气质。

   但是张娅莉的言谈举止刻薄而粗鲁,一股子势力市井气息扑面而来。

   这样的女人,比她那个真正气质出众的养母周卿,实在是差太多了。

   但这样的女人也有优点:她的缺点太明显,容易被人洗脑控制,更容易讨好接近。

   照以往,这样的女人林宁只会厌恶、远离,但因为她是慕少凌的母亲,所以今天她才会主动接近。

   “我来帮这位女士刷卡吧。”林宁将一张金卡放到前台。

   然后,林宁便笑盈盈的望向张娅莉,主动的介绍自己:“伯母你好,你是少凌的母亲吧?我是林宁,少凌的朋友,也是他公司新一季香水的代言人。”

   看到林宁为自己刷卡,张娅莉不禁上下打量着她。

   林宁细眉大眼,跟一般的刀削过的网红脸不一样,她的脸蛋精致又漂亮,小嘴红润,笑起来眉眼弯弯的,看起来很甜美的样子。

   柳夫人附耳张娅莉说:“这个林宁是个大明星,她的后台可不是一般的硬,据说她爸是省委书记林文正。”

   因为自己老公经常泡娱乐圈三流小明星,柳夫人对在娱乐圈混的女人也不算陌生,林宁的大名她肯定知道。她对这个怎么捧都捧不红、却后台很硬的女明星印象颇深,特意提醒张娅莉。

   听到林宁的身份,张娅莉原本没有表情的脸,立即展现一抹笑容:“电视里的你我就觉得太漂亮了,没想到真人更好看。你来刷卡,我怎么好意思,等回去后,我就让少凌把钱转给你!”

   林宁懂事的说:“伯母,您别跟我太客气了。”

   “哎,真是个贴心的姑娘。”张娅莉热络的拉着林宁的手,不松开:“但是毕竟一百多万,不是小数目。”

   “没关系的。”林宁嫣然一笑,笑容甜美极了:“这是我和伯母您第一次见面,就当是我送给伯母的礼物了。”

   见林宁执意要给自己刷卡,张娅莉推拒了几下,便欣然接受了。

   张娅莉大笑,试探性的问道:“宁宁这么漂亮,应该有男朋友了吧?”

   林宁羞涩的低头:“伯母不要打趣我了,这几年一直忙事业,哪里有空去谈恋爱。”

   “条件这么好,居然还没有处男朋友?天哪,不如来给我当儿媳妇吧!”张娅莉惊讶的打趣道。

   “娅莉,你别说,宁宁长得是真漂亮,你看这小脸精致的,家里条件又那么好,我也觉得宁宁跟少凌很般配。”柳夫人适时插嘴道。

   “只恨我儿子太小,要不然我也想要这样的儿媳妇”这个是宋夫人的声音。

   柳夫人和宋夫人对着林宁一阵夸赞,省委书记的女儿,她们可得罪不起!

   两个贵妇人向来知道如何拍马屁,几句话哄得林宁眉开眼笑。

   听到都说她跟慕少凌很配,林宁的小脸一片通红。

   张娅莉更是笑得合不拢嘴。

   如果省委书记的千金嫁给自己的儿子,那她张娅莉的地位在慕家就会更上一层楼。

   蔡秀芬那个贱人,也就能被自己踩的更低,而自己儿子的事业,有了林宁家世的帮助,岂不是更加顺风顺水?

   张娅莉看林宁笑的落落大方,尤其,这女孩子举手投足间是大家闺秀的优雅大气。

   她觉得林宁跟阮白那个小家子气的完不同。

   张娅莉越看林宁越满意,她想,如果林宁真是自己的儿媳妇就好了。

   也不知这个林宁,能否将儿子的心,从阮白那个狐狸精的身上拉回来!

   “宁宁,过几天来伯母家坐坐,伯母一个人在家也挺无聊的。”张娅莉热切的拉着林宁,试探的说。

   林宁乖巧的点点头:“一定会的,伯母您放心。”

   商场里,望着张娅莉和另外两个夫人走出去的背影,林宁嘴角勾起一抹得逞的笑

   张娅莉是慕少凌的亲生母亲,这样拜金又势力的女人,只要给予其物质上的诱惑,很容易就搞定。

   等她搞定了张娅莉,在张娅莉的干涉下,再加上自己独特的魅力,她就不信拿不下慕少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