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拍卖会,还在继续。

   关于七品醒神丹,不断有人出价!

   这个时候,价格已经来到了三百万灵石。

   天字四号房。

   白衣女子看了一眼那醒神丹,脸上露出感兴趣之色。

   “神秘丹师?新的一种灵丹么?”

   白衣女子轻喃一声,挥手间,一个震惊场的价格传了出去。

   “一千万灵石!”

   轰!

   大堂内,所有正在互相加价的人,都愣住了。

   那个白发老者也惊呆了。

   苏家脸色一怔。

   睡衣少女Helen丽盈可爱小清新图片

   十颗醒神丹,一千万?

   这是哪个土豪出手了?

   半响后,众人纷纷倒吸一冷气。

   从那声音传来的方向,应该是天字号房的贵客出手了。

   也只有那些人,才能如此财大气粗!

   很快,那白衣女子就以一千万灵石的价格,拍下了七品醒神丹。

   拍卖,依旧还在继续。

   偶尔会有一些灵药上场,苏辰看到合适的就拍下了。

   不过,那水家人明显故意跟他过不去,把价格抬得老高。

   除了水家,还有一个天字三号房间的人在跟自己抬杆。

   “这是千年铁薰草,属于五品灵药,可以炼制各种珍贵灵丹,底价一百万灵石,欢迎大家竞拍。”

   白发老者指了指身前的一株灵药,道。

   完之后,场上有些沉寂。

   大部分人对于灵药并不是很感冒。

   这种东西,如果放在丹师手中,那就是能化腐朽为神奇的宝物,可要是在普通人眼中,与一般的野草无异。

   天字九号房。

   苏辰脸上露出一抹感兴趣之色,淡声道:“两百万灵石!”

   话音未落,立刻就有一个报价声跟在后面,传了开来。

   “三百万灵石!”

   苏辰淡淡扫了一眼声音来源的方向,立刻知道,这是水家人的声音。

   “四百万灵石!”

   苏辰一点都不怯战,又加了一百万灵石。

   这个时候,水家所在的房间,还没传出加价声音,另外一个房间,有人出价了。

   “五百万灵石!”

   那是来自天字三号房的人。

   “有点意思!”

   苏辰露出玩味的笑容,大有深意的看了天字三号房一眼,道:“一千万灵石!”

   “一千万零一块灵石!”

   天字三号房内猛地传来一道冷哼声。

   苏辰沉默了下来,没有再加价。

   “公子,看来我们被针对了,只要一喊价,那天字二号房,与天字三号房的人就会疯狂加价。”

   水兰脸色十分难看,道。

   “混蛋,到底是哪个王八蛋在针对咱们,竟然敢跟本神鸟抢灵药,找死啊!”

   秃毛鹦气得直咬牙,冷声道。

   因为所有的天字号房都被大阵笼罩着,所以,水兰还有秃毛鹦,也都不知道那三号房里面到底是什么人!

   不过,这可难不倒苏辰。

   “我倒要看看,究竟是谁在跟我过不去!”

   苏辰目中闪过一抹冷芒,心神散开,轰轰扩散,掠过其它几个房间,直奔天字三号房而去。

   那天字三号房外的阵法,猛地一顿。

   任由苏辰的心神之力越了过去。

   刹那间,苏辰看清楚了天字三号房内的人影。

   “原来是你!”

   苏辰冷笑一声,收回了自己的心神力量。

   “子,谁在针对你啊?”

   秃毛鹦脸上充满了感兴趣之色。

   毕竟,它也着急啊!

   苏辰每次想拍灵药,都让人给抢去,这叫它如何不愤怒。

   秃毛鹦一直把苏辰的灵药,看成自己的了,如果这些灵药都能顺利拍下来,它就赚大发了。

   “许庭!”

   苏辰眉头一挑,淡声道。

   “丫的,原来是这个家伙!”

   秃毛鹦不屑的撇了撇嘴。

   “难怪他要针对你,恐怕,当初在府城的时候,他把你给记恨上了。”

   许庭之前乃是青竹的徒弟,丹道造诣很一般,可为人却甚是嚣张,因为徐蕊的关系,处处针对苏辰。

   有一次,苏辰在府城的天丹阁内炼丹,许庭带着冷香气势汹汹冲了进去,差点坏了苏辰的丹药。

   青竹为此十分生气,直接将许庭给逐出师门了。

   恐怕,许庭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将苏辰给记恨上了吧!

   “许庭?这是谁啊?难不成是府城那个家族的人?”

   水兰脸色一变,问道。

   “没错,就是府城许家!”

   苏辰脸色淡淡,道。

   “什么?还真是他们?那可就麻烦了!”

   水兰脸上露出一抹凝重之色,道。

   “许家,可以是整个西北大地最富有的家族之一了,掌握着好几条大型灵脉,最不缺的就是灵石了。”

   “哼许家再有钱又怎么样,等本神鸟哪天有空,去他们那走上一圈,让他们知道什么叫雁过拔毛!”

   秃毛鹦心底有些不爽,哼了一声。

   “咯神鸟,你好厉害啊!”

   水香有些单纯,不知道秃毛鹦在吹嘘,竟然还夸了它一句。

   这让秃毛鹦脸上的自得之色,更浓了。

   苏辰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这时候,那铁熏草的拍卖已经落下了帷幕。

   天字三号房的人,出价一千万零一块灵石,拍走了这株灵药。

   苏辰对此也不在意。

   铁熏草的价值,大概也就是五百万灵石,既然人家想要当冤大头,那就由他们去!

   不过,始终这样让人给惦记着也不好。

   “看来,得想个法子坑他们一回了。”

   苏辰目中闪过一抹冷芒。

   天字三号房。

   “哈哈苏辰啊苏辰,跟我争,你还太嫩了。”

   许庭脸上露出一抹得意之色,道。

   “公子英明,苏辰那个穷酸子,又怎能争得过公子呢!”

   一名许家下人,脸上露出了阿谀之色。

   “哈跟你们,我许家最不缺的就是灵石,等会,只要苏辰想要的,都给我拍下来!”

   许庭脸上露出一抹疯狂之色,哼道。

   这个时候,九重堂大厅内。

   又有新的宝物出现了。

   苏辰只是淡淡扫了一眼,就不再关注了。

   天字四号房。

   “这就是所谓的醒神丹么?”

   白衣女子轻喃一声,取出一枚丹药,闻了一下。

   “好奇怪,这里面的一味主药,我竟然认不出来。”

   旁边,一个嘴角满是淤青的男子,看到这一幕,摇了摇头。“一枚破丹药,有啥好研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