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帅哥,能告诉我的微信、qq、手机号吗?”

“帅哥,有女朋友了吗?有的话,介不介意换一个?不想换的话,也可以多一个嘛。”

“请问这位帅哥,的心怎么走?”

十几个女孩缠上来,顿时让楚鹰苦不堪言。

“不好意思啊,我哥们对36E以下的女生不感兴趣,借过借过。”

宁小凡笑着走过来,将楚鹰从一堆女生中拉了出来。

“庸俗!”

几个飞机场女生立即气愤地咬牙道。

“宁小凡,大爷的!”

走在清江大学的林荫小道上,楚鹰暴跳如雷,恨不得抡起行李箱砸他一顿。

宁小凡则是一脸轻松,“楚鹰少将,又不是清大的学生,黑一下怎么了?又不常来,惜颜,我说的对吧?”

楚惜颜在一旁竭力忍住笑意,瞥了楚鹰一眼,道:“哥,想不到还有这个癖好呢?啧啧,36E……”

阳光运动女生操场写真

“我冤枉啊……”

楚鹰欲哭无泪。

他发誓,如果自己打得过宁小凡,一定揍得他满地找牙。

三人一边斗嘴闲聊,一边欣赏清江大学风格迥异的建筑、参天的古树林荫、僻静的小道和来来往往的莘莘学子

走走问问,三人来到新生报到处。

楚惜颜选的专业是金融,以后准备女承父业,在清江的商界打拼。

宁小凡则是无所谓,反正自己都是陪楚惜颜来念书,专业什么的就跟楚惜颜一样好了。

“同学,请问这里是金融系国际经济与贸易一五三班的报到点吗?”

正在一个胖胖的学长撑在桌子上打瞌睡时,耳边忽然响起了一个甜美的声音。

他猛地一惊,下巴差点磕在桌面上!

“卧槽!女神啊!”

胖子学长眼睛一亮,迅速擦了擦嘴角的不明液体,然后堆起一脸笑容,“学妹好,我是经济贸易班的班导,我叫黄宇亮。”

“学长好,我叫楚惜颜。”楚惜颜象征性地笑了一下。

“楚惜颜,好美的名字啊……”

黄宇亮脸上露出如痴如醉的神色,旋即赶紧反应过来,拿出一张纸,“麻烦学妹填一下这张登记表,然后凭学费收据去领取寝具。”

“不好意思,我不打算住校。”

楚惜颜歉意一笑。

“诶?这是为啥?”黄宇亮愕然,旋即一脸严肃道:“学妹啊,我跟说,在咱们班可不能搞特殊。在之前,有十几个同学报道,全都住校,咋就不能住呢?”

“听我的,住校挺好的。”

说完,他便拿笔在一张登记表的【是否住校】一栏打了个勾,这才一脸笑容地递给楚惜颜。

“尼玛,这简直就是女神啊!哥哥近水楼台先得月,不管怎么说,得先把她留下来。”黄宇亮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的精光。

“呃……”

就在楚惜颜无比尴尬时,一双手从后面伸出来,直接将那张登记表揉成一团废纸,扔在了旁边的垃圾桶里。

接着,宁小凡那张笑脸就出现在了黄宇亮的面前。

愣了一秒钟,黄宇亮勃然大怒。

“沃日!小子,想找事儿是不!”

“放轻松,学长,我也是经济贸易班三班的。”宁小凡笑嘻嘻道。

“嗯?也是我们班的?”

黄宇亮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冷哼道:“叫什么?”

“宁小凡。”

“宁小凡……没有啊。”

黄宇亮随便扫了一眼手中的学生表,心中一阵冷笑,小逼崽子敢对学长不敬,不打压打压,老子以后在三班怎么混!

“没有?怎么可能?”

说话间,宁小凡已经打开火眼金睛,透过黄宇亮手中的白纸,很轻易地找到了自己的名字,就在第六个。

“我说没有就没有,去招生处问问吧。”

黄宇亮挥了挥手,想把他打发走,好继续跟女神增进友谊。

哪知,宁小凡冷笑一声,直接从他手中抢过学生表,指了指第六个名字,“学长,是不是眼神不太好使?要不要我给瞧瞧?”

“呃……这个,不好意思啊,刚才没看到。”

黄宇亮拿过来仔细看了一眼,露出歉意的笑容,但心中对宁小凡的不满,已经越发强烈。

“哦,对了,学长,我也不住校。”宁小凡道。

“什么!”

“都不住校,们两个想搞什么?难道出去租房子同居啊?!”黄宇亮顿时火了。

“学长,只说对一半。我们是同居,但不是租,而是买。”宁小凡顺势将楚惜颜揽入怀中,眼神冷冽地看向黄宇亮。

“小凡,在学校呢,别…”

楚惜颜被他这么亲昵的动作弄了个大红脸,轻轻挣脱开来,小脸羞涩。

“我去!”

黄宇亮此时有一种日狗的心情,他的的女神,竟然已经名花有猪了?

心中叹息一声,他看这个新生越来越不爽了,冷冷一笑,“行了,刚进大学,哪来的钱买房子?难道是土豪?装逼遭雷劈懂不!”

宁小凡彻底无语了,懒得跟这脑残多废话,和楚惜颜将登记表填好后,径直去了寝室。

由于柳嫣然帮他买的房子正在装修,味儿挺大,所以他要在寝室里先住上一段时间。

楚鹰帮楚惜颜提着行李,上了女生宿舍楼,与宁小凡挥手告别。

宁小凡则是双手插进裤兜,行李什么的,他都放在纳戒里,轻松加愉快。

不得不说,纳戒真是一件神器!

看着别人累死累活的提着行李,他却双手插兜,哼着小曲儿,走在路上心情大好。

就在这时,他手机响了。

宁小凡掏出来一看,是马胖子。

接通后,电话那头传来熟悉的笑声。

“嘿嘿,宁先生,的伤休养的怎么样了?”

“伤?”

宁小凡眨了眨眼,突然反应过来,马胖子是说那次银行抢劫案的枪伤。

“鸡毛蒜皮的小伤,早就好了!”

宁小凡翻了个白眼,“我今天来学校报道,挺忙的,没啥事儿我就挂了啊。”

“学校?”

电话那头的马胖子一脸错愕,难不成,宁先生还是学生?

回过神来,他急忙叫住宁小凡,“别别别!宁先生,我有重要事情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