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定是了,断刃是那老不死的弟子,肯定是那家伙,借他弟子之手,从上万年前就开始布局了。”

魔灵子似乎想通了不少关键点,脸上的表情,无比冷冽。

“哼……老东西,就算提前布局又如何!”

“等会我就看看,这门《皇极天书》会落入谁手里,本尊将他化作魔身。”

“到时候,我要把的一切算计,统统纳入我的掌控之中。”

……

第二至尊天台。

古灭天深深看了一眼《皇极天书》,似乎也想到了不少东西。

不过,他的想法与魔灵子迥然不同。

“有趣,星空古路内的不少老友,都要开始大显神通了啊!”

古灭天缓缓闭上眼时,在他背后,那一道分裂出去的武神元阳,再一次凝聚而出,变得通红发紫。

甚至,在这道新凝聚出来的武神元阳之中,仿佛存在着一道水火之身,正被一方囚笼困住。

白嫩包子脸美女吊带短裙秀纤细四肢笑容甜美图片

神阳之光,喷涌而出,化作九霄烈日的力量,炽热至极,煅烧万物。

即便是水火之身再强,也要在九霄烈日的照耀下,逐渐消融。

“快了,马上就能掌握这具融合了本源阴阳道的躯体。”

……

第三至尊天台。

风无痕周身间,文道正气,浩然而动。

此刻,他的眼里,正有一册册古老的文道史书。

“翻遍无数天书,纵观苍龙上下八万年,都没有立运朝掌大道之说,可现在为何这里会出现这门《皇极天书》?”

一声轻喃,传出时,风无痕周身间,文道之光,喷涌开来,化作朵朵圣莲。

那莲花一开,天机混乱,似有古老的存在,正在窥伺天地命运。

风无痕双眼紧闭,眉心一动,立刻把这些圣莲吸收入体。

这一刻,好似他在窥伺命运天机。

“不好……”

突然,风无痕好像看到什么大恐怖的事情,双眼没能来得及睁开时,一口鲜血喷了出去。

整个人,气息变得一阵萎靡。

无数文道圣莲,纷纷崩溃开来。

刚才,要不是在他体内有本源文道在支撑,此刻怕是已然陨落。

“这不是天机反噬,而是有古老存在出手干扰了,到底是谁在布局?”

风无痕苍白的脸色上面,浮现出一抹骇然。

“运朝为棋,苍生黎民为子!”

“好大的手笔!”

……

第四至尊天台。

宁风魂在看到《皇极天书》的一刻,目光就再也挪移不开了。

此刻,他的心脏狂跳。

仿佛有种要破门而去,把场上那本《皇极天书》抢到手里的冲动。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我会在看到这本《皇极天书》时如此的激动?”

宁风魂浑身法则翻滚,甚至本源大道都被他召唤出来。

可仍旧镇压不住体内的这份意动。

“莫非,这就是父皇说的机缘!”

宁风魂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喜,握紧了拳头。

“这是只属于我的机缘!”

……

第六至尊天台。

“皇极天书,运朝立世,掌握苍龙意志?呵……”

三法老人嘴角浮现出一抹不屑的笑容。

如果要是真让运朝遍立,那他们宗门又该何去何从?

不论如何,苍龙大陆上那些个古老的宗派势力,绝对不会让这运朝成为天下大势所在。

“谁拍下这《皇极天书》,老夫就要谁死!”

砰!

一声法音,传开时,整座至尊天台都在摇晃。

甚至是颤抖。

要不是有着大帝之门力量的镇压,恐怕,此刻,整座至尊天台都已经分崩离析了。

……

第七至尊天台。

大楚第一药学世家。

青木水托着腮子,看向下方一片混乱的大堂,神色古怪。

“皇极天书,这东西,听起来好强,可我怎么感觉,这压根就不是什么机缘造化,而是能把人拉入无尽黑渊的邪恶之物。”

……

第八至尊天台。

水火真人坐在那里,僵立不动,仿佛石化了一般。

甚至,如果仔细观察的话,还会发现,在他双眸之内,清明的意识,正在褪去。

最终眸光黯淡。

一代本源阴阳道的掌控者,此刻,正陷入死亡的边缘。

天下是是非非!

谁能言一个朗朗乾坤?

……

第九至尊天台。

苏辰等人,一个个目光闪烁。

“们说,这门《皇极天书》真能改变天下的朝堂局势吗?”

楚香香沉默了好一会,突然道。

毕竟,他是大楚天帝的女儿。

如今《皇极天书》一出。

这天下的局势,真的就是一个未知数了。

“能不能改变不知道,但是,苍龙大陆,真的要迎来一个混乱的时代了。”

苏辰目中露出一抹复杂之色。

一本《皇极天书》,不论落在谁的手中。

江湖之人也好。

还是朝堂之人也罢。

或者是各大帝国的太子。

都会掀起无尽的风暴。

如此一来,苍龙大陆内的人族必起内乱。

而始终在一旁虎视眈眈的毁灭魔族,必定不会放过这么一个机会。

定是大举进攻,侵略苍龙大陆。

同时,苍穹外的星空古路,更是有可能出现惊变。

如果古路再现,那些消失的老古董,纷纷归来。

整个苍龙大陆。

不知道最终会乱成什么样子。

苏辰心底很清楚。

在这样的乱世之中,普通大帝,只会成为炮灰,被人碾压。

真正想要争得一隅之地,必须要拥有大帝之巅的实力。

“帝境九重,一重一登天,唯有九境之帝,才配称得上‘大帝’的名号。”

苏辰眉毛微挑,轻喃一声。

“也不知道,最后这本《皇极天书》会落入谁手中。”

楚香香收回目光,感叹道。

“咱们不拍,接下来,看戏便是!”

……

大堂之中,不少人都兴奋得站了起来。

甚至,脸色涨红。

那疯狂的竞价声,此起彼伏。

“我出一个亿两千万!”

“哼……一亿两千万就想拍下《皇极天书》,怕是还没睡醒吧!”

“我出一亿五千万源币!”

“一亿六千万!《皇极天书》我大唐李家势在必得!”

前后,不到一炷香的时间。

《皇极天书》的价格就从五千万攀升到一亿六千万,且还在节节高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