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姬与鼻涕狼进入争斗中心区域,一踏足这里,一股狂暴凶历的气息便铺面而来,一人一狼瞬间脸色煞白,身躯竟是不自觉的抖了起来。

鼻涕狼寒毛炸立,四肢巨大的爪子不自觉的哆嗦,牙齿打颤的说道,“我的妈呀,这也太恐怖了。”

龙姬同样心头狂跳,但眼中始终是坚定之色,看了一眼前方,对鼻涕狼交代了一句,“小心些,别掉进虚空裂缝里了。”

“嗯!”鼻涕狼点点头,当先向下方飞了下去。

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

“龙姬!”这时一声叫喊从天际传来。

龙姬回身看去,却正是张若仙与十几位宗门长老跟了过来。

龙姬脸上现出欣喜之意,当即起身,一拱手道,“师傅!”

“这么不听话,回去罚你闭关三个月不许出洞府。”待来至近前,张若仙便劈头呵斥了一句,只是这话说的虽严厉,却不难听出其中的关切之意。

“是!”龙姬难得露出一抹俏皮之色应了一声。

张若仙见龙姬这幅表情就是一愣,她是看着龙姬长大的,对龙姬性子在了解不过,几十年的相处她可从没见过龙姬有过这般表情,心下狐疑,暗道“这孩子怎么好像变了个人?”

狐疑之色一闪即逝,随后开口问道,“找到季辽那小子了么?”

清纯美女腰肢柔软挡不住的青春气息

“还没!”一听这话龙姬脸上瞬间黯然了下去,轻轻的回了一句。

“哎…我知道你与他有些交情,可是现在这般景象你也见到了,那两位可是能让日月轮换,崩碎虚空的存在,若是季辽真的在这里怕是有死无生。”张若仙说了一句。

龙姬低下头不再说话。

张若仙看了龙姬一眼,随后对身后众人说道,“诸位,看来争斗真的结束了,这处遗迹我们还是快些探查,免得一会还有其他人来此横生枝节。”

不过张若仙这话明显多此一举,已经早有几人当先飞离了这里,四下搜寻了起来。

过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龙姬已经绝望了,搜寻了这么久她依旧没见季辽的身影,眼中水雾腾起,口中呢喃了一句,“难道你真的死了么。”

“老大!”

就在龙姬伤心之际,在远处一个巨坑之中,鼻涕狼大叫了一声。

龙姬身体一抖,猛的扭头看向那里,而后急忙向着那里疾驰而去。

张若仙等人本以为季辽已经死了,所以根本没把季辽放在心里,一心探查这战场是否有遗留宝物,可现在一听还真找到了季辽,他们均是震惊不已,纷纷向着季辽那里飞遁了过去。

毕竟宝物没找到,能找到一个亲眼见到强者争斗,知道前因后果的人也是一个大事。

龙姬飞身下落,落在鼻涕狼的身旁,顺着鼻涕狼的目光望去,只见在深坑的最深处,一个人形身影深深的镶嵌进了地面十几丈。

这人衣衫破碎,周身满是风干的血迹,密密麻麻的伤口遍布身,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季辽。

此时季辽极为凄惨,从他现在这幅模样可看出,在此之前,他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折磨。

龙姬身体颤抖,眼泪终于止不住的滑落脸颊。

而就在此刻,季辽的胸膛微微的起伏了一下。

龙姬眼睛猛然睁大,惊呼道“还活着。”

说完径直向季辽扑了过去,周身灵力运转,小心的将一旁的黄土移开,露出一个平整的区域。

随后,在腰间储物袋上一拍,一枚蓝盈盈的丹药飞了出来,轻轻的扒开季辽的嘴巴。

而就在扒开季辽嘴巴之时,大股大股的鲜血便顺着季辽嘴滚滚涌了出来。

龙姬身体颤抖,眼泪更是珠帘般的滚落,心揪成了一团。

轻轻的把丹药放在季辽嘴里,而后合上。

张若仙与衍水峰的几位长老也飞了过来,见到季辽这个模样,均是叹息不已,没办法,此时季辽真的是太惨了。

忽然之间,远处天际传来一声浑厚的怒吼,“给老夫住手,此地一草一木,一粒尘埃都不是你等可以染指的,识相的快滚,否则一个都别想离开。”

张若仙等人身体一抖,寻声望去,却见远处天际正有十数道长虹,向着他们这里飞射而来。

只是刹那,便飞临他们头顶。

现出身形,却是十几个身穿黑袍的修士。

这些修士样貌颇为古怪,个个体形枯瘦,皮肤干枯,活脱脱的像十几具干尸一般。

而见到这些人,张若仙与衍水峰的几位长老眼睛猛然睁大,不自觉的退后了几步。

这些修士不是别人,正是与紫气宗对立的血魂宗,血魂宗的三名金丹老祖,有俩人已经赫然在列。

“小东西,快滚。”这时,那十几具干尸之中有一人站了出来,对着下方张若仙等人不耐烦的一摆手。

张若仙认出这人正是血魂宗的三位金丹老祖之一,“厉魂。”

却见他体形枯槁,头发更是如稻草一般枯黄,不过他虽这般僵死模样,但体内散发的磅礴气息,却在告诉他人我不好惹。

闻听此言,张若仙等人脸上均是露出怒意,不过谁都没敢出声。

对方可是金丹期修士,他们这边只有十几个筑基期修士而已,就算加在一起还不够他一人杀的呢。

张若仙想了想,勉强挤出一抹笑意,“既然厉前辈来了,我们这就离去。”

说完,回身对着龙姬说道,“龙姬,带上季辽我们这就回宗门。”

“是!”龙姬应声说道,随后便要去扶昏迷的季辽。

“慢着。”这时厉魂一摆手,拦住龙姬说道。

张若仙眼神一变,直视厉魂道,“厉前辈,这是何意?”

“嘿嘿嘿,小东西,你们可以走,这个小子必须留下。”厉魂阴阴一笑说道。

“这…”张若仙一听这话,暗骂厉魂一声老狐狸,犹豫了一下说,“此子乃是我们紫气宗的弟子,厉前辈想留下我们宗门弟子,恐怕有些不妥。”

“怎么不妥?”厉魂眉头一扬冷笑一声。

“老祖,和她们紫气宗的人有什么好说的,直接出手都杀了算了。”这时在厉魂身后,一个血魂宗的筑基期长老上前说道。

此话一出紫气宗众人均是一惊,当即警惕的看着血魂宗之人。

场内霎时间冷了下来,气氛变得诡异起来。

“哈哈哈,好大的口气,你们血魂宗也太不把我们紫气宗放在眼里了。”而就在这箭拔弩张之际,一声长啸从远处天际传来。

随后却见一道遁光,毫无掩饰的散发磅礴的灵压向着这里疾驰而来。

遁光一敛,现出一个微胖老者,却正是衍水峰的金丹老祖无极子。

见无极子到来,张若仙等人均是露出惊喜之意,急忙躬身行礼,“见过老祖。”

“嗯!”无极子淡淡点头,随后扫向血魂宗众人,最后目光落在厉魂与另一个老者身上,冷笑一声,“老僵尸好久不见,这修为没见长口气却大了不少。”

厉魂脸色怒意一闪,同样讥讽回道,“死胖子,彼此彼此,怎么今日你是要与我们血魂宗在这里争斗一番了?”

厉魂此话一出,另一名血魂宗的金丹老祖,向前迈了一步,阴冷的看着无极子。

“是又如何?”就在此时,一声轻斥传来,却见又是一道遁光激射而来,光芒一敛却是一个身穿紫气宗服侍的貌美女子。

张若仙等人见到这个女子出现,当即再次躬身行礼,“见过老祖。”

这女子不是别人,却也是紫气宗的金丹老祖之一“瑶池。”

原本紫气宗这边只有无极子一人,厉魂倒也不惧,他与同为金丹期的浑天道人联手,无极子必是手到擒来,可瑶池这一出现场内局势立刻就变了。

这两方若是在这里打了起来,胜负可就不好说了。

厉魂脸色凝重了几分,不过也毫不示弱的说道,“嘿嘿,今日我要留下那小子,凭你们我看还不行。”

“是吗?那就试试!”无极子眉头一挑,冷哼一声说道,说完在腰间储物袋一拍,一枚拳头打小的铜球出现在其手中,向着空中一抛,铜球立即光芒大放,随即在无极子周身盘绕而起。

厉魂与浑天道人,当即取出法器,周身历时黑雾滚滚,强大的气息散发而出,似乎一言不合便要开打的架势。

“行了,你们别争了,给我立即离开,不然我都给你们扔空间裂缝里去。”正直双方马上就要动手的时候,一声轻佻的声音传来,两道光芒在空中直直落下,径直落在紫气宗与血魂宗之间,却正是向着这里赶来的风姓男子与雷姓男子。

无极子等金丹期修士见到这二人到来,饶是他们已经有了金丹期修为,心里还是咯噔了一下。

在神东境内,元婴期修士不过百人而已,他们这些金丹期修士,对这些元婴期的存在那是如数家珍都知道。

眼下这二人一出现,无极子等人一眼就认了出来,他们正是神东元婴期的修士之一,其中一人名为风无常,另一人名为雷万军。

雷万军看向箭拔弩张的双方,淡淡一笑,“行了,都收拾收拾回家吧,这里没你们的事了。”

“这…”无极子与瑶池互看了一眼,眼中露出震惊,没想到,这里竟能惊动元婴期的修士来此。

而厉魂与浑天道人同样用眼神交流一翻,当即收起架势,笑道,“既然风前辈与雷前辈这么说了,我们这就离去。”

雷万军又看向犹豫的无极子,“你们呢?”

无极子犹豫了一下,才开口说道,“是!我们也就此离去,不过我们有一宗门弟子在这里受了重伤,我们要带回宗门医治。”

雷万军闻言眉头一扬,向着下方看了一眼,果然见到一个奄奄一息的少年躺在地上。

“这小子该不会见到那两个强者争斗侥幸活下来的吧,如果是这样他可不能走。”风无常说道。

“哈哈,这么热闹啊,看来老夫来晚了。”风无常刚刚说完,又是一声大笑传来。

风无常回头一看,眼睛就是眯了起来,“百炼老鬼。”

来人遁光一敛,现出一个年约七十多岁的老者,其周身灵力磅礴,赫然也是一名元婴期的修士。

“风无常,你的遁速还真快,想必此前逃跑的功夫没少练啊。”百炼星君闻听风无常这么不客气,当即讥讽了一句回道。

“那也没你厉害,被仙北修士追杀了三千多万里,还能活到现在,你的遁速就可见一般了。”风无常轻蔑的说道。

“你…”

“好了好了,都别吵了。”这时又一个声音响起。

众人回头再看,却是一个身穿华服,样貌只有十六七岁的少女模样的女子,而这女子样貌虽是十六七岁,但赫然也是元婴期的修为,其散发的波动甚至还在风无常与雷万军等人之上。

“蒲玲!你也来了?”百炼星君眉头一挑说道。

“我怎么不能来么?”蒲玲娇俏一笑说道。

一瞬之间,场内便多了四位元婴期的修士,无极子的脸色是一变在变,深知这次异动已经惊动了整个神东境内的大能,此后说不定还会有多少人向这里赶来,他们这种金丹期的修士留在这里可就太不明智了。

当下一拱手,“在下无极子见过诸位前辈,宗门还有要事处理,我们这就离去。”

“啊,对!对!”这时厉魂见势不妙也接话说道,“我们也有要事处理,也得赶紧回宗门,失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