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认adc影院

楼下酒吧。

三人严阵以待,陆展博把记分牌归零,严肃并神圣的问道:“都准备好了吗?”

吕子乔拿着台球杆,表情极其严肃的回道:“准备好了。”

林轩用死鱼眼看着这俩二货表演,泥煤的,不就是打个台球~嘛!至于跟个要去执行国家任务一样吗?

林轩走过去,给他俩一人一个脑瓜崩,大喊道:“你俩给我适可而止,咋滴?这是要去拯救地球还是宇宙啊?不就是打个台球至~于吗?”

陆展博捂着脑袋,委屈的辩解道:“咳,所有的比赛都是神圣而不可侵犯的,当然要严肃了。”吕子乔也是郑重的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林轩抱着陆展博的头就是一顿弹,边弹还边嘀咕道:“我让你神圣,我让你严肃,我让你不可侵犯我就侵犯你了,怎么地~吧?”

陆展博抱头鼠窜道:“啊!好痛,别,啊~好痛啊!林轩,我错了,别弹了”

…………仨人闹了一阵之后。

陆展博顶着满头的大包,宣布道:“现在台球大对决~!开始~!”

林轩暗道,这声音让我想起了太监的声音,魏忠贤?嗯~!

然后林轩和吕子乔开始了十分钟的石头剪刀布比赛,确定谁先打球

性感兔女郎

最后林轩出了个布,吕子乔出了个剪刀,林轩很不幸的输了先发球比赛,吕子乔得意的竖着剪刀手,说道:“哼!嘿嘿!我可是剪刀手吕德华。”

林轩嫌弃的怼道:“我看你是马德华,先开球最后输得人比比皆是,你,也不例外。”

陆展博宣布道:“好了,先发球比赛子乔获胜,所以子乔先开球。”

然后吕子乔开始了,弯腰,伏台,抬腚,瞄准

林轩则是抱着台球杆闭目眼神,眼不见心不烦。

十分钟过去了……

林轩睁眼看了看,吕子乔还没有打球,又继续闭目眼神(林轩:我会告诉你们这样比较帅和神秘,显得不动如山,动如雷震,而且电视上都是这么演的吗?多么的风~骚异常啊!)。

半个小时过去了……

陆展博都打开瞌睡了,林轩实在是忍不了了,坐的腚都麻了有不有?起身推了推一动不动的吕子乔,不耐烦道:“咋的睡着啦?泥煤的,冲个球而已,还那么慢?你想瞄到大年初一啊?”

陆展博被吵醒,附和道:“哈~切,是啊!子乔,照你这打法天都黑了。”

而吕子乔一动不动,语气兴奋的说道:“嘘~快看!十点钟方向,有一个美女看到没有?按照胸大无脑的标配,这美女脑子绝对比芝麻粒儿还小,一定易推倒。”林轩倒我推泥煤啊推!还真是神龟一号的皮啊?

“我是应该说,真不愧是你吕子乔吗?决战还想着泡妞?”林轩是越说声音越大。

最可气的是吕子乔用仿佛再说,低调低调的表情得意得看了看林轩。

林轩觉得他心脏病快要犯了,你得意个蛋啊?我那是夸你吗?

陆展博看了过去,回道:“子乔,那是两点钟方向。”

吕子乔依旧一动不动,反驳道:“笨,我说的是晚上十点。”

林轩生气的打了一下吕子乔,催促道:“我去泥煤的,看什么美女啊?你是打球啊?还是泡妞啊?快打球~,我还等着呢!别在这装神龟一号。”

吕子乔满脸陶醉道:“诶~!这你就不懂了吧?我这是边看美女边打球,这样美女就会给我动力。”

林轩平静道:“你再不打,我就给你上坟。”

“好好!马上,马上。”吕子乔浑身一凉,立马把球发射了出去,结果一个也没有进洞

林轩赶紧迫不及待的把吕子乔推到一边,然后找到有利位置,弯腰,伏台,抬腚,瞄准,动作一气呵成。

十分钟过去了……

吕子乔拿着球杆敲了敲桌子,不满道:“喂喂!林轩,你还说我,你怎么也瞄起来没完了?”

林轩一动不动,傲娇的回道:“哼!咋地?只许你子乔放火,不许我林轩点灯啊?我偏要瞄的时间长一点,你管我。”

吕子乔无奈的点了点头,而陆展博已经彻底睡着了……

吕子乔无言以对道:“好好,你是老大,都依你还不行吗?”

林轩不理会他,继续瞄准。瞄准完毕,发

正在林轩要发射的时候,曾小贤跑了过来,突然拍了一下瞄准的林轩,垂头丧气的说道:“我输了,lisa榕没听我的节目,也没接到任何的投诉信。”然后把五百块递给了吕子乔。

林轩戳出去的手一抖,歪~了,所以白球和目标擦肩而过,林轩的双眼都气成斗鸡眼了,e,你输了就输了,你拍我干毛?

“额~!啊~!我要杀了你。”林轩回过神扑到了曾小贤的身上掐起了他的脖子。

吕子乔嘿嘿的笑着把五百块揣进裤兜,然后开始左右寻找射击有利位置。

然后笑着说道:“我说什么开着?告诉你,相信哥,哥不只是个传说(这是经过林轩之前说的话,吕子乔自编而成的。)没有十成的把握,我怎么会跟你赌呢?”

听到这,曾小贤艰难的挣脱了林轩,疑惑道:“咳咳,你怎么会有十成的把握?呃~啊!”然后又被林轩抓住开始了被掐脖子之旅。

林轩一边掐着曾小贤一边嘀咕道:“杀了你,杀了你……”

吕子乔找到了有利位置,开始了瞄准,回道:“很简单,就像林轩说的一样,因为真的没人听你的节目。”

曾小贤一听彻底暴走了,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挣脱了和他纠缠的林轩,慌乱道:“啊!胡说,这只是个巧合。”

本来林轩还想报复曾小贤的,可是一看吕子乔打完球了,暗道,没准头的快枪手。然后赶紧提起裤(ps:别误会,只是刚才和曾小贤纠缠的时候,被拽了一点下去。)跑到吕子乔一边,把他挤到一边,开始找发射位置。

吕子乔抱着台球杆,说道:“我只是希望让你认清现实,我的曾老师。”

曾小贤辩解道:“现实就是,lisa荣希望我增开一个爱情故事的环节,她很看好我,而且正在给我更多的机会。”

吕子乔不屑得一笑,问道:“哦~?不服?还想赌吗?”

林轩找到有利位置,弯腰,伏台,抬腚,回头道:“差不多就得了,你就别忽悠曾老师了好不?”然后就又开始瞄准。

吕子乔不同意道:“怎么能是忽悠呢?我这可是在给曾老师一个把钱赢回去的机会啊!”

“曾老师,才不会这么傻呢!”林轩哼笑一声,不理他,继续瞄准,呼!平心静气,忘掉所有,现在只有我和台球,谁都干扰不了我。

吕子乔拿出了一个红色的信封,说道:“这有一个信封,等到你读爱情故事的时候,把它打开,只要你把里面的内容大声读出来,五百块,立刻奉还。”说完,把信封放到了台球桌旁。

曾小贤皱眉说道:“你以为我傻啊?我才不会拿我的职业生涯来开玩笑呢!”

吕子乔解释道:“放心,里面没有任何让人心神不宁的内容,绝对健康。”

曾小贤拒绝道:“那我也不会干。”

吕子乔认真的说道:“你会干的,因为你已经相信,真的没有人听你的节目,所以你读什么都无所谓。”曾小贤头也不回的走了。

结果几秒钟后,曾小贤去而复返的拿走了信封,并又拍了一下林轩,然后赶紧逃走。

林轩恰巧又戳歪了白球,林轩把台球杆往台球桌上一扔,然后暴怒的回身。

吕子乔赶紧指向了逃走的曾小贤,说道:“是他,是他,就是他小哪啊呸!曾老师干的。”然后就去找有利位置去了。

“可恶啊!万万没想到,竟然被这个贱货给干扰了。”林轩看到一溜烟跑走的曾小贤,气的手哆嗦个不停,要不是担心吕子乔玩鬼,他都得追出去了。

林轩拍了一下在那睡的正香的陆展博,喊道:“裁判,你管不管啊?”

陆展博惊醒道:“啊?打完了吗?谁赢了?”

林轩气的深呼了一口气,说道:“呼~!没,你接着睡吧!”

“哦!”然后陆展博又睡了过去

林轩气急道,气煞老夫也!!!别让我再见到他,要不然我非嫩屎他。

…………之后林轩和吕子乔开始了非~常非~常长的持久战。

直到打到天黑,都还没有打完,林轩觉得今天么得手感,但是他会坚持到底来捍卫自己台球小王纸~的称号。

然后吕子乔因为要去听曾老师的节目,所以受不了了,太慢了,按这个速度等回去黄花菜都凉了,然后只能被迫停止比赛,算了个平手,决定改天再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