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c影院年龄确认欢迎你的大驾

“小西山?”王珪有点不解。

小西山是一个庄子的名称,这个庄子因为就在西山脚下,因而得名,与其他庄子不同,这个庄子到处都是石山乱林,不适合种植庄稼,倒是果树长得不错,其中柿子便是主要产业。

长安城里的贵人喜吃火晶柿子,这西山便漫山遍野种满了柿子,不过火晶柿子需在霜降之后采摘才最甜腻,寻常时候吃简直不要太苦,所以很重视时节。

能赚钱的柿子也只有打霜后的十几天摘的才好吃,其他时候摘下来,根本卖不到几个钱,或者很多农户干脆让柿子烂在树上都懒得去采摘。

而且国人跟风的习性自古就有,前几年火晶柿子大卖,这十里八乡种柿子树的人就多了起来,眼下不说西山,就是长安城东面的骊山也是满山的柿子林。

魏征颔首点头,老神再在的说道:“既然要考验,那就试试他有没有化腐朽为神奇的手段。”

王珪一脸郁闷,眼见魏征一副老学究亲自出题试炼爱徒的傲娇模样,这心里就委屈。

自己只是想要赚点钱过个好年,可不想去探席云飞那孩子的底子,再说了,一个破落庄子而已,难道还真能整出什么花儿来?

······

······

下沟村,今日依旧繁忙。

席云飞大量收购蔬菜的消息一放出去,许多田里蔬菜卖不上价钱的老农都纷纷找上了门。

清纯少女的黑色森林风

大山和大宝从凌晨寅时(四点)开始,就在村口张罗帮工们将买来的菜往新泡菜坊搬。

这个年代畜力是稀缺资源,老农们家总动员来送菜,可是每次过来也只是担了不到三四百斤蔬菜,要将他们田里那上万斤菜都送来,估计没有四五天是搞不定。

席云飞吃过早餐晃悠悠走来的时候,刚好听到有几个老农在跟二爷商量租赁马车的事情。

二爷可不敢做这个主,见席云飞走来,急忙上来解释了前因后果。

席云飞听罢,眉心微蹙,摇了摇头,道:“防人之心不可无,如果他们没有等价的东西作为抵押,那我肯定是不会借的。”

二爷神情尴尬,席云飞马场里的马选出最差的一匹,拉到长安也能卖个七八十贯,别说等值的抵押物了,要是有这个钱谁还去种菜啊?

不过席云飞没有把话说死,而是建议道:“驿站不是也有马车嘛,让他们去驿站租吧,崔班头那边应该很乐意赚这个钱。”

“对啊。”二爷闻言一喜,拍了拍手,笑呵呵的去提醒那些老农。

席云飞莞尔一笑,站在远处看着井井有条的收购现场发呆,有一刹那,感觉自己仿佛回到了后世凌晨四点的菜市场门口,那些菜贩子和菜农不也是如此?看来不管是哪个朝代,有些东西始终都不会消失。

“二郎,二郎,二郎······”

席云飞正发着呆,远处大宝的呼喊声传来,直接把他唤醒。

“嗯,有事儿?”

大宝见席云飞看来,伸手朝他招了招,接着抱起一个竹篮子,喊道:“有人送了这些过来,我们收不收这玩意儿啊?”

“什么东西?”席云飞站得有点远,没看清楚。待得走进了,才发现那是一篮子的狗崽子,眼睛都还没睁开,十几只彼此簇拥在一起抱团取暖。

“这是什么狗?”席云飞欣喜的抓起一只,朝大宝问道。

大宝也不知道,摇了摇头,看向送狗的那个猎户,好奇问道:“问你呢,这是啥狗?”

这猎户年岁不大,三十出头,一身精瘦的腱子肉,脸孔黝黑,发须杂乱如稻草,背上有柄竹弓,腰上插着一把锈迹斑斑的短刀。

见大宝看着自己,急忙点头哈腰道:“好叫郎君知道,这,这不是狗,这是狼崽子,不是狗。”

这人说话有点结巴,不过席云飞还是听懂了,抱着小狼的手顿了顿,差点直接把手上的‘小可爱’抛出去。但不得不说,小狼崽子和小狗崽子完没差别,都特么奶萌奶萌的。

席云飞抱着呜呜咽咽的小狼崽子观察了半响,思考着自己以后被它反咬一口的可能性······

那猎户见席云飞犹豫不决,瞬间焉了半截,紧张的看了眼大宝,心想是不是把价格再降一些。

不料,抱着小狼崽子的席云飞突然抬头朝大宝问道:“他要多少钱?”

大宝摇了摇头:“不要钱,说是要换五百个馒头。”

“五百个馒头?这十几只狼崽子?”席云飞难以置信的看向那个猎户。

猎户愣了愣,见席云飞神情古怪的看着自己,以为自己出价太高,急忙说道:“三百,三百个馒头就,就,就可以······不然,二,二,二百······”

大宝也以为席云飞想讨价还价,嘿嘿一笑,转头朝猎户看去,精明的点道:“这十几只狼崽子身上还没半两肉,杀了还不够你一个人吃两天,两百个馒头你也敢要?要不你还是抱回去吧,反正没东西吃,它们也活不过三天。”

那猎户闻言顿时矮了半截,大宝字字说到他的心坎里,这一窝小狼加起来还没有三斤肉,真要吃,估计一顿自己就能连骨头都咽下去,养是不可能的,自己都吃不饱,怎么办?猎户心想是不是再降一点,或许五十个馒头,应该没问题。

不过这猎户却是多虑了,席云飞不是觉得贵,而是觉得用五百个馒头换十几只狼崽子,太鸡儿便宜了。

“咳咳咳。”席云飞不好意思的制止了还要杀价的大宝,朝猎户确认道:“你确定只要五百个馒头?”

那猎户闻言一怔,以为席云飞不满意,心中叫苦,急忙道:“五,五十,五十个就好,求郎君开,开,开恩,小人家中,家中还有老小,要,要养。”

席云飞见他神情紧张,眼神凄苦,这心里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闷得慌,一个馒头才一文,哪怕是五百个馒头也不过是五百文钱,可是如今却有这么多人为了这五百文钱低头,为何?

席云飞摆了摆手,深深呼了口气,正色道:“我给你五百个馒头。”

“真,真的?”猎户难以置信的看着席云飞。

席云飞笑着点了点头:“当然,你现在就可以把馒头带走,以后有什么好东西可以再送来,别说是馒头,你要什么我都可以换给你。”

“什么都可以?”

猎户眉心一扬,原本凄苦的神情瞬间散开,惊喜的说道:“小,小人家中,没,没,没盐了,能,能,能不······”

这人越激动结巴得越厉害,席云飞听到盐这个字就知道他的意思,笑呵呵的伸手打断:“你要盐是吧?”

“是,是,是是是是。”

席云飞朝大宝看了一眼,大宝会意,走到一旁的木箱子里掏了半响,里面都是铜钱,但也有其他一些物件,毕竟如今还是以物易物的年代,许多人觉得实物拿着比不能吃不能穿的铜板实在。

大宝的动作被前来买菜的老农看在眼里,只见他打开一个麻布袋子,伸手从里面抓出一把粗糙的盐晶,虽然是盐晶,但可比这个时代的白净许多,这是后世专门用来腌菜的粗盐。

“哗~~~~”

众村民一片喧哗,许多已经换了铜钱的老农更是围了上来。

“那个,小郎君有礼了,我们也想换点盐,不知道?”

大宝见大家都一脸渴望的看着自己,为难的朝席云飞看去,毕竟这些东西都是席云飞的,他只是一个账房,做不了这个主。

席云飞朝他点了点头:“换给他们,统一按市价就好。”

众人闻言大喜,一个个哈腰来拜:“多谢小郎君仁义!”

席云飞腼腆的朝他们微微一笑,接过大宝装好的一小袋子粗盐,递给那猎户,道:“过段时间我这里还要招人,眼看就要入冬了,进山打猎很危险,你要是愿意,可以到我这里打份零工,我管你一日三餐,每月在给你一百文钱。”

“······”猎户闻言一顿,看着席云飞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咬着唇的嘴里已经有点哽咽。